马化腾张一鸣“互怼” 重生的微视能否逆袭抖音

2018-05-09 08:58:03来源:新京报
字号:

独家发视频阻碍广告变现 补贴战术难吸引顶级播主

微视的高额补贴并未吸引到所有的头部网红。头部网红和内容创作公司大多靠广告植入进行变现。

“微视邀请了一些网红参加补贴活动,但根据要求,只有发布独家视频才可以享受到补贴,换句话说短视频只能在微视的平台发布,但我的作品都是全网分发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参加这个活动。”短视频红人“大连老湿王博文”告诉记者。

在李永林看来,内容创业公司的核心还是考虑全平台分发的问题,分发渠道一定是覆盖得越多越好,短视频的核心还是做内容的能力,以及能不能给用户提供喜欢的东西;另外是变现,即用户对投放内容的认可。平台的补助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它是临时性的。“短期之内可能把内容吸引过去,但是长期如果你流量跟不上,内容创作人肯定不会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这个平台上。”

目前,头部网红和内容创作公司大多都是依靠广告植入进行变现,依赖平台补贴生存的内容创作人相对都是较为初级的短视频玩家。

“根据平台运营策略的不同,平台对专业和初级视频创作人的补贴力度和形式也不尽相同。”一条联合创始人范致行表示,“比如我们在大鱼号上的补贴大约在每月一万元,但我们大部分的收入都是广告收入。”

二更创始人丁丰则直言,“我们在平台拿到的补贴仅占总收入的1%。这是因为我们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主、短视频教育等领域,补贴和打赏不是主要的变现方式。”他提到,一些与头条签约的作者的收入,也是不错的。

相比头部玩家,也有不少腰部以下玩家依靠平台补贴维持收支平衡,对他们来说,微视的补贴很有吸引力。

在北京从事短视频制作的温拿(化名)表示,其在头条和优酷加起来每日播放量在百万以上,但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广告商进行变现,平台的广告收入以及补贴成了他的主要收入来源。

“进入抖音后发现,抖音相比头条更难吸粉,且并没有上线广告盈利分成功能。”温拿说。

“我主要做头条号,2016年,今日头条推出了了‘千人万元’计划,即扶持1000个头条号个体创作者,让每人每个月至少获得1万元的保底收入。后面又推出了千人百万粉政策,我就享受到了这样的政策优惠。此外,头条和公众号都推出了广告主投放广告位的设计,比如1元钱的广告,内容创作者可以拿到0.2到0.5元不等的分成。”

在温拿看来,今日头条的平台提供了一个池子,创作者在上面创作内容,用户看,广告主投广告位。这样创作者一方面可以积累粉丝,一方面拿到钱,而这个钱不是平台给的,是平台赚得的广告费分的,“这是最健康的模式”。相比之下,一些以奖金形式刺激和吸引优质创作者的补贴政策,“虽然也没什么问题,但长期来看高额补贴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也无法刺激长久创作。”

艾媒CEO张毅此前公开表示,抖音平台较为成熟且拥有强大的用户基数,微视是否能靠砸补贴抢达人的办法赢得失去的时间差值得怀疑。

短视频领域N国杀,行业格局已定?

短视频市场竞争激烈,BAT也纷纷入局。分析认为,短视频行业终将是巨头的生意,名次变化则取决于各家如何做产品运营。

4月23日,黄子韬成为微视的首位代言人。选秀节目《创造101》女团成员全部入驻微视,并且向用户开通投票入口。根据易观千帆数据,这为微视引来了大量95后年轻流量。4月21日《创造101》第一期首播后,微视当日活跃用户增至61.6万人,启动次数跃至117.1万次。

《创造101》中有一些女团成员本身就带有短视频流量属性,如鹿小草背后的青藤文化就是一家培育短视频网红的MCN机构,该机构与微博、抖音等多家短视频平台有所合作。

“事实上,目前大部分之前入驻抖音的MCN机构都已经入驻微视。”温拿表示,“目前各大微信群都在广泛传播微视入驻加盟的消息,许多微视员工为了拉人都很拼。”

对于起步较晚的巨头能否在短视频平台的竞争中“弯道超车”,李永林认为“不同的公司情况不一样”。“我们看到比较大的公司,比如有内容基因的微视有机会起来,创业公司做短视频的机会可能就小一点。”

艾媒北极星数据显示,2018年2月短视频APP活跃用户数前三是快手、秒拍和抖音。易观数据显示,2月主要短视频APP日均活跃用户前三是快手、抖音和西瓜视频。

在李永林看来,由于短视频还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没有成熟到座次完全分出来的地步,所以行业地位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排名三四名的短视频平台变成一二名还是有可能的,至于短视频平台名次将如何变化则取决于各家如何做产品运营。可以参考长视频领域,就是前几名的位置稳定,腾讯、爱奇艺、优酷三家,寡头垄断,但是排位不是固定的。“但市场百分之八九十的占有率都会被大玩家吃掉,小玩家崛起的机会比较少了。”

易观分析师马世聪则认为,目前短视频行业格局已经基本确定,终将是巨头的生意,能容纳的平台在七八个左右,中小平台只能从垂直领域寻找突破口。如何运营内外部流量、营造内容生态,并找到可行的变现方式,是短视频下半场竞争的关键。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短视频行业2017年在资本市场热度上升,仅前三个季度投融资事件次数就达到了48笔,超过2016年全年的41笔。多数企业处于早期融资轮次。

“我们通常投资一个新的行业,往往是等到这个行业的泡沫破了,到了低点,再缓慢上升的时候,我们才去投资它。目前短视频应该就是处于第一个泡沫的过程当中,什么时候等它下来了,才是我们真正应该选的时间点。”深圳前海梧桐并购投资基金总裁谢文利表示。

“目前,短视频平台的新项目投资机会可能会少一些,因为目前前几家平台做得还不错,所以新的创业公司从事短视频平台获得投资机会的可能性就小一点了。不过短视频内容创业公司的投资机会还是存在,比如一些MCN机构,或者一条、二更这样的短视频专业玩家。”李永林表示。

目前,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推出短视频平台,比如360的“快视频”、百度的“好看视频”、腾讯重启的“微视”、微博的“酷燃”。阿里已将收购来的土豆网转型短视频。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短视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短视频市场规模为57.3亿元,同比增长183.9%,业内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00亿元。

“我去年做了三个判断,一是认为2018年广告体量会比2017年有三倍以上增长,这个现在看来已经没有疑问了;二是2018年年内短视频全网播放量会突破400亿,照现在的趋势三季度就可以达到这一目标了;三是我认为2018年短视频格局会形成腾讯企鹅号体系、微博秒拍系和头条系三分天下的局面,但现在看来短视频行业的格局还没有定性,仍然处在群雄割据的状态。”火星文化CEO李浩表示。(记者 罗亦丹 白金蕾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