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平台、消费者多方协力——

“代经济”,为你“代”来多彩生活

2020-07-13 05:57:04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商海春作(新华社发)

深夜北京街头,接单后前往指定地点的代驾小哥。  刘帅冶摄(人民视觉)

浙江省舟山新城某一大型超市,配送员正在为用户跑腿送货。  陈永建摄(人民视觉)

代购、代跑腿、代驾、代练……伴随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身边形形色色的“代服务”日渐流行。人们不再事必躬亲,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轻松享受“代”来的便捷。

同时,“代经济”迅速兴起的背后也存在一些问题。代考试、代骂人、代打架等走上交易平台,商品假冒伪劣、个人信息泄露、游戏代练诈骗等情形频频发生。这不仅困扰着消费者,也给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带来挑战。

然而,“代经济”作为一种经济形态,并不是问题本身。正确认识和看待“代经济”是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的前提。基于此,政府部门、网络平台、消费者等社会主体须多方合力,通过规范来保障“代经济”的健康运行,让它多为美好生活加分添彩。

“代”模式层出不穷

“以前自己的事自己干,现在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干,分工不同嘛!”在北京市顺义区工作的王盛楠是位“90后”。和许多女孩一样,她经常浏览各种代购网站,发现中意的服饰或化妆品就先加入购物车,择机购买。

“确实挺方便的,过不了几天国外的东西就到手了,价格还便宜不少!有时候在网上淘,有时候会找朋友从当地捎。”最近,小王又看好了一款香水,准备下单。

赵丽丽是一家单位的外事专员。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签证要求不尽相同,需要的材料也各式各样。“早一天递交材料早一天出签。工作人员通常会现场审核,让我们补交材料。但单位和签证中心有一段距离,一个往返肯定耽误大把时间。”

每当这时,赵丽丽就会叫一名跑腿小哥,到单位取送材料。“半个小时基本就能过来,好几次解了我燃眉之急!”她对记者说,“听说跑腿小哥还能去医院、银行代排队,有机会我一定试试。”

家住河北的刘勇以往周末少不了和朋友聚餐。“和朋友一起吃饭,难免喝点小酒,一喝酒肯定不能开车。但如果把车停到饭店,第二天上班或有个急事就不太方便了。”

在家人建议下,刘勇下载了一款代驾APP。每次喝完酒,就会叫一名代驾。下单后,没过几分钟,一名身着工作服、骑着电动车的代驾小哥就会到达指定位置。“这样一来,饭吃好了,家人放心了,第二天也不误事,一举多得!”

除了代购、代跑腿、代驾,由“代经济”衍生的一些新的消费模式层出不穷,逐步走入公众视野。

李亮是游戏迷,上大学时就爱打游戏。后来工作了,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就少了。近日,他刚在平台上联系了一名游戏代练,并付了押金。“我的要求是代练帮我再升两段位,现在实在没那么多时间。而且他们玩得更专业,本身段位就很高。”

“提升段位真的有那么重要?”面对记者的疑问,李亮显得严肃认真。“当然了,为什么许多玩家愿意花钱购买‘武器装备’呢?在游戏世界里,段位、排位永远是能力和地位的象征!”

就这样,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个性化“代服务”应运而生。只要肯消费,就有人满足需求。如果你想品尝某种食物或饮品,但担心长胖,代吃代喝员会直播告诉你口感和体验;如果你正为垃圾分类发愁,有商家包月代扔;如果你喜爱宠物,而不愿承担它们的吃喝拉撒,也有专门机构负责喂食和看管……真可谓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无序生长须警惕

“代服务”其实并不新鲜,古时人们就有代写书信、代人诉讼等行为,即便是现代社会中的代购、代驾,也已出现多年。为何“代经济”在近些年遍地开花?

“社会分工细化是生产专业化、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必然要求,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途径。合理的社会分工可以充分利用劳动者的比较优势,提高生产效率。”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罗来军认为,“代经济”实质上是社会分工持续深化和经济不断发展的结果。

互联网技术创造了有利条件。“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服务提供者与需求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供需匹配率大大提高。由于网络巨大的溢出和示范效应,当下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互联网来满足自身需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谈俊说。

依托互联网平台,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的兴起也带动了“代经济”快速发展。武汉大学网络治理研究院副院长袁康表示,数字经济商业模式的创新,促进了社交网络、电子商务和在线支付的发展,为“代经济”创造了完整的商业闭环。

在对外经贸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许可看来,“代经济”还是共享经济向更深层次发展的一种表现形式。“共享经济最初共享的是闲置物品。但实际上,闲置劳动力和时间也可以共享,将‘有闲’变现。”

随着“代经济”覆盖面逐渐扩大,一些灰黑“代服务”也在地下滋长,甚至已触碰道德底线和法律的红线。比如代上课、代考试、代写论文、代谈恋爱、代骂人、代打架、代报复……

“新业态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无序生长的现象。”天津财经大学商学院互联网信息与用户行为研究中心主任陈旭辉指出。

具体而言,乱象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的分散性和隐蔽性。“正是因为这种特性,一些灰黑的‘代服务’容易游离在监管视野之外。”罗来军谈到,“但这些都是真实的需求,其中部分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猎奇心理。”

“这种本身不合理或不正当的委托一直存在。”袁康说,更重要的是网络平台很多时候未对委托事项进行严格的审核和监督,致使各种违法或不道德的委托事项得以发布。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监管存在漏洞。

“代经济”的本质是委托代理行为。如果平台确实存在假冒伪劣、个人信息泄露等侵权行为,用户可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子商务法、网络安全法、民法典人格权编等法律中的规定寻求救济。但许可表示,灰黑“代服务”并不产生代理的法律效力。相反,一旦委托事项违背公序良俗或法律规定,有可能被追究相应的行政或刑事责任。比如,代写论文在《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中属于学术不端行为,有可能会被依法撤销学位;代骂人、代打架则有可能会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甚至刑法。

强监管防止“代”偏

“代经济”呈现的复杂性,导致人们对其褒贬不一。有人觉得,它为社会提供了便利;有人认为,它培养了一批懒汉;还有人提到,它带来了诸多隐患。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代经济”?

在罗来军眼中,“代经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消费者多元化、个性化以及创新性的需求,对刺激市场和消费升级起到助推作用。所以,对其不能简单地贴上“懒汉”标签。

他认为,对于“代经济”的争议,可能源于人们对分工的认知要落后于实践的步伐。在符合法律法规、公序良俗的前提下,“代经济”不该承受过多的“道德”压力,应获得其应有的发展空间。

“‘代经济’并非洪水猛兽,不能因为出现了问题就全盘否定。”谈俊表示,“代经济”的发展壮大有助于加快国内富余劳动力向服务业转移,稳定和提升就业率。其范围扩大和发展水平提升会对互联网基础设施提出新的要求,进而促进中国互联网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在5G应用陆续展开的背景下,“代经济”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中国巨大的消费潜力也会得到充分释放。

对于那些噱头十足的“代服务”,他认为,这类服务一般并不违反法律或道德,只是看起来比较奇怪。相信市场和消费者在未来长期的实践中会作出理性选择。

如何保障“代经济”在正确的轨道上持续运行,防止其“代”偏,成为大家关注的重点。

完善立法与加强监管是必要的。“很多家庭生活、个人情感领域并不应该被市场化。”为此,许可建议,政府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针对“代经济”中不同服务类型,分类进行监管,避免出现真空。同时,对平台进行必要的规范和清理,不能任其过度个性化发展。

平台义务与责任的落实也很关键。袁康提出,应强化网络平台对于委托事项的审查和监督,可借助必要的技术手段制止违反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委托事项在平台发布,还应强化平台的风险提示义务,平台在撮合代办业务时要向用户充分提示可能存在的各类风险,比如人身安全、隐私保护、欺诈交易等。

消费者自身要明确,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花钱找人代办,有些事情亲力亲为才有意义,有些事情违法越界绝不可碰。“‘代服务’产生,并不是要让人们过分依赖它。”罗来军谈到,此外,消费者还须提升安全防范意识。在选择个性化服务时要保持清醒,尽量选择正规经营、服务规范的平台,防止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记者 史志鹏)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13日   第 05 版)


责编:赵宽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