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出手,港区国安法来了

2020-05-25 18:44:51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海外网电 5月23日,人民日报海外网就港区安全法的相关议题邀请了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兼高级研究员邹平学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教授、人民日报海外版台港澳部副主任任成琦做客直播节目《海客两会现场》。

选此节点,显示了中央的决心

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这意味着中央要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中央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做出这个决定呢?

“《基本法》的第23条,要求特区履行对国家安全的宪制义务和责任。但是很遗憾,香港回归23年来,该条文一直没有得到立法层面的实施,导致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和现实的风险非常的突出,导致香港的政治社会生态是日益恶化。”5月23日,邹平学表示中央此时出手非常及时,“建立健全香港就是从国家层面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这个非常有必要,也非常的紧迫。”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教授表示,目前香港国家安全立法还没有完成,香港国民教育推行受阻,香港的普选改革也没有凝聚成共识。在经过“占中”“反修例”事件后,原有的公共安全和法律秩序已经不足以应对极端本土势力和外部势力联动的恶劣局势。“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两会推迟了会期,压缩了日程。在如此紧张的会期里面,设置了审议港区国安法草案的议程。从加强人大立法这种最为权威的国家立法程序,显示出中央对坚决维护‘一国两制’的决心,对香港高度自治进行制度兜底性保护的国家意志和负责任的中央管治权的决策。”

在两会期间,“港独”势力和外国反华势力利用境外媒体和社交网站,就审议港区国安法大肆攻击人大这一议程。田飞龙表示,他们的逻辑就是把“一国”跟“两制”对立起来,割裂《宪法》跟《基本法》之间的关系,无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权威性。此外,他们还妄图将香港宪制的基础追诉到《中英联合声明》,并寻求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长期的国际干预。“这次审议的港版的国安法,完全是对‘一国两制’框架下,‘一国’应有的管治权以及其法律基础的巩固行为。那么完全不是在破坏‘一国两制’,而是在保护‘一国两制’。只有受到中央管治权保护的兜底保障,‘一国两制’才能够有真正行稳致远。

邹平学认为,国家安全在香港的法律空白,不但不利于香港继续保持繁荣稳定以及推动香港和祖国内地的和谐关系的构建。也给境外反华势力插手香港事务提供了便利。反华势力攻击中央采取的这一行动,目的同他们一贯要插手相关事务来干预中国内政,阻挠中国崛起的图谋这是一脉相承的。而目前香港难以胜任或完成《基本法》赋予它的这个自行立法的任务的时候,中央的出场是必然的,是十分必要的。

激发重视,形成维护国安的意识

香港反对派和外国反华势力就攻击中央的这一步是破坏“一国两制”,面对内外反华势力的反扑,中央该如何应对?港区国安法若顺利实施,将对香港地区的国家安全法制建设产生何种影响?

“从基本法的角度看,基本法授权香港要自行完成23条立法。中央对此有全程的监督权,包括它怎么什么时候启动,什么时候立法,如何受理,本地立法的备案等。但是如果香港一直遇到巨大的阻力,无法完成立法时,中央的立法出场以弥补国安法制的空白漏洞。这个是非常有必要的。”邹平学表示,港区国安法的出台将有效弥补当前香港对《基本法》23条的立法缺失以及香港的国安法制存在严重不足。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同时,它将有力的打击和震慑港独等那些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外部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该法律的实施也将极大的激发香港社会的重视,不断形成维护国家安全的意识。

田飞龙指出,香港的反对派以及国际反华势力又是一套传统的套路说辞,什么破坏香港“一国两制”,又是变成“一国一制”。他们的逻辑就是把两制跟一国对立起来,他们的逻辑就是割裂宪法跟基本法。在他们心目当中,就是只能由他们滥用政治自由,让这个极端社会运动来损害一国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面对这样一个对于基本法的带节奏扭曲,其实我们从十八大以来,尤其是从2014年治港白皮书以来,一直是在法理上在拨乱反正,在依法治港的这个制度建设层面上,不断的寻找突破点。“事实上,中央的这个决定是对‘一国两’当中,一国应有的这个管治权以及其法律基础的巩固行为,是使一国跟两制之间的宪制性关联衔接更加紧密了。惟有这样一个受到中央管治权保护、祝福跟兜底保障的“一国两制”才能够真正行稳致远。”

顶配出击,在最薄弱环节进行突破

此次中央以“决定+立法“方式,最终制定出的法律将列入基本法附件三,这一法律将发挥什么作用?是否能让香港当前的纷乱局面得到彻底改观?

“中央应该是综合多个方面包括风险、权威性、效果预期等情况进行研判,最终选择了这样的顶配配置,可谓双重权威模式。”田飞龙指出,香港基本法并不是所谓的香港的小宪法,也不具有所谓的宪制的自主性,它一直是对中央权威与国家权利开放的。全国人大可以通过立法为香港特区立规矩。这有助于在香港的法律体系中进一步展现中央管治权这样一个存在,也破除了基本法法理学长期的一个谬误,就是以为中央管治权仅仅限于国防外交。“这体现了十八大以来,中央治理香港一种法理学的更新以及制度建设思路的清晰化,逐渐精准的对准了‘一国两制’香港实践里面的薄弱环节。在最薄弱的环节进行突破,这是中央依法治国的一种成熟表现。

邹平学认为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理解这部法律的作用。第一,它可以有效的有力的弥补,当前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缺失以及香港的国安法制存在严重不足,甚至可以说是空白的这种缺漏。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第二,它将有力的打击和震慑港独等那些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外部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第三,也可以在推动解决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营造和优化特区自行完成23条立法的环境和条件方面。第四,将极大的激发或者说有利于营造香港特区全社会,来重视和不断形成维护国家安全的这种社会意识和氛围。

“中央这样顶配的方式来重拳出击,反华势力顿时跳脚,可谓踩其七寸,打中其短板。”任成琦说。

掷地有声,下力气部署国安教育

“一国两制”下,这部法律将以何种方式确保能在香港得到有效实施?

田飞龙表示,应该把重点放在执行机制上要建立中央在国家安全层面上的管治权,与香港的自治司法权之间建立有效的衔接。“来自中央的执法人员,要更多地学习香港本地相关法律。未来在香港被赋有国家安全执法责任的公职人员、司法人员也要学习内地的法律。”

“特区要注意调整和充实香港的执法机构和人员队伍,使得它的执法机构和人员队伍能够适应人大的决定精神和人大常委会有关立法的宗旨目的和制度安排。使其能够相衔接和协调好。”邹平学指出,香港本地的警察,律师,法官和其他处理危害国家安全问题的有关人员,他不少是回归前任职的,回归后继续留用的人员。“他们在回归前,他们的效忠对象是英国女王。他们回归以后效忠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以及《基本法》。他们要打击的是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法治,但从一些执法人员和司法人员的意识来看,他认为只要效忠特区,不存在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问题。“香港特区国民教育和人心回归的工作,特别是香港的国家安全方面的教育还要下大气力去部署和落实。只有这样才能形成维护国家安全的良好的社会基础和人文环境。”

人民日报海外版台港澳部副主任成琦表示,要夯实民意的基础,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现在香港和澳门都设置了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新任中联办主骆惠宁,在今年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的致辞中明确表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制度还不够完善,不少人的国家安全观念相对薄弱,所以要加强普法教育,让香港市民理解港区国安法的目的和意义,在市民和法律之间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

“特区政府自下而上,中央政府自上而下,我们在香港所构建的这个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跟执行机制,才能够软着陆,才能够掷地有声。这部法律也才能够成为每一个市民的法律武器。”田飞龙说。

与会专家表示,港区国安法的出台,将对于有效的落实“一国两制”方针,保证《宪法》和《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施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此次立法也向国际社会释放一个信号:中国政府坚决维护“一国两制”,维护香港和平守法市民的自由权利。一切想将港区国安法污名化,想制裁香港的香港本地极端势力和外部势力,要掂一掂其中的分量,会不会因为制裁引发中国的强烈反应。(编辑: 李帛尧)

责编:刘素素、侯兴川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