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普京执政这20年,改变了俄罗斯命运

2020-01-02 15:13:36来源:参考消息网
生成海报
字号: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2019年12月31日刊文称,20年前,即1999年的12月31日,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宣布提前离职,国家权力由普京接掌,不过当时还需加上“代理”的前缀。3个月后,普京在总统选举中取胜。谁都未曾料到,普京时代会是俄罗斯历史上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章,这20年改变了俄罗斯命运。文章摘编如下:

普京时代拉开帷幕,它不只是修正20世纪90年代的悲剧。普京年富力强、行事独立、爱国且斗志昂扬。2000年3月,他的胜选的确是因为被视为希望化身,人们不只渴求变革,也寄望于他引领国家走出20世纪90年代所陷之深渊。


4


1999年12月21日,叶利钦将一本俄罗斯宪法授予普京。(法新社资料图片

整饬国内秩序

一切都需要逐一解决,从自诩为国家之主的寡头到国家经济,从社会保障到地区分离主义,从车臣战争到已跌至谷底的国际地位。然而,当务之急是让权力重返克里姆林宫,即把“狡诈的骗子”所窃取的权力重新收归国家。

在第一个任期,普京完成了这一目标,不只是总统权力,国家的垂直权力架构也大体得以恢复。

国家不再面临持续衰退的威胁,而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这一直是高悬在我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首次人事调整完成,普京将所信任之人安排到各个岗位,将“恶棍”清理出干部队伍。国家开始重新掌控经济杠杆,也对现状大体了然于心。整肃秩序、重新掌控权力的第一阶段,终于画上了句号。

进入第二个任期后,普京着手改革。军队改革酝酿成熟,复兴工业乃至发展整个经济的蓝图开始擘画。国有企业相继创办且站稳脚跟,反腐斗争也在进行当中。然而,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具有投机性,影子经济盛行,寡头控制的机构将资金转移至海外,他们希望“熬过普京时代”。2008年,普京成为总理,寡头“光明的未来”似乎并不遥远,他们希望收复失去的地位,将普京逼入墙角。“离岸金融贵族”希望复仇,当知道已经无望,遂企图通过沼泽广场的示威来翻盘。

然而,普京不只在2012年回归,他对秩序的整肃已经步入了新的水平。

从州政府到强力部门,对吏治的整肃已经制度化。政商开始脱钩,企业也不再将资本转移至海外。当乌克兰危机爆发时,上述进程正值高潮。2014年的一切并未扭转俄罗斯的前进方向,也未改变普京的政策,反倒是赋予一切进程更多的历史必然性。


5


2014年5月9日,普京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观看胜利日阅兵。(美联社资料图片)

重返国际舞台

莫斯科与西方因乌克兰而产生的冲突是注定要发生的,这是苏联解体必然导致的后果。20年来,普京一直对外交倾注了大量心力,国家的复兴要求从原则上改变我们的国际地位。孱弱、不具影响力的俄罗斯没有机会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更何况必须遏制将我们排挤出“后苏联空间”的势头,必须以不计一切的非军事代价全面重返。

对于将俄罗斯从“后苏联空间”彻底排挤出去的计划,西方“伙伴”不加掩饰,它们企图最终锁定俄罗斯的地位。在其眼中,莫斯科甚至算不得地区大国,只是被孤立的实体。

普京对上述计划的反击分为若干阶段。如果说在头个任期当中,他更倾向于旁观、积累经验,与外国领导人发展私交,那么第二任期过半后,他便转入下一阶段,莫斯科开始公开表达自身对于现行游戏规则的不满,誓将修改。普京2007年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发言堪称分水岭。然而,西方并未认真对待来自俄罗斯的警告。甚至是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南奥塞梯战争打响之后,它们还试图将俄罗斯逼入死角。

在21世纪10年代初,普京转而推动后苏联地区的再一体化进程,夯实欧亚联盟的计划招致美国的公开反对。华盛顿意识到围绕乌克兰的争夺战日益临近。俄美关系早在2011年便开始显著恶化,当时,华盛顿几乎是公开叫嚣,反对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

2013年夏,当莫斯科拒绝交出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后,俄美关系更是一落千丈。同年秋,乌克兰危机爆发。当时,普京通过乌克兰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开始将基辅拉向欧亚联盟一边,但西方却紧紧拽住乌克兰不放。

克里米亚事件昭示着国际政治步入了新的时代,它的来临其实已有众多征兆在先。继克里米亚事件之后上演的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只是进一步证明世界开始按新规则运作。这一新规则恰恰是最近5年来逐步成型的,也将决定全球未来数十年的图景。


6


2018年5月7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出席第四个总统任期就职典礼。(路透社资料图片)


责编:赵宽、侯兴川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