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再走长征路]军号声声催征程

2019-07-19 04:34:47来源:海外网
字号:

7月17日,南腰界退伍军人陈天军在模拟红军吹响军号。刘  祎摄

7月17日,南腰界退伍军人陈天军在模拟红军吹响军号。  刘  祎摄

“刘师傅,你修补的军号、做的军哨,在我们和敌人的战斗中起了决定性作用。我要感谢你。”1934年9月下旬,以南腰界为根据地,贺龙率领的红三军在贵州沿河淇滩与当地军阀的战斗中,大获全胜,缴获了不少武器。战斗结束后,贺龙专程到刘心扬的家里致谢。刘心扬是谁?他与红三军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7月17日,记者再走长征路来到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南腰界镇,采访了刘心扬的孙子刘佐根以及相关党史专家,揭开了85年前一位银匠与红军之间鲜为人知的往事。

“贺龙军长来到了家里”

1932年,红二军团在国民党军队第四次“围剿”中失利,由2万多人锐减到几千人,缩编为红三军,被迫退出洪湖,撤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1934年6月,贺龙带领红三军来到南腰界,并以此为大本营开辟了川黔边革命根据地。

地处渝黔湘鄂交界处的酉阳县,层峦叠嶂。在山高谷深、沟壑纵横的群峰中,却有一处地势平阔、土地肥沃、拥有良田万亩,那就是南腰界。

“选择以南腰界为中心建设革命根据地,一是因为这里人口多、粮食足,容易解决给养。二是因为这里处于川黔边结合地带,西有乌江之险、南有梵净山,在军事上的回旋余地非常大。”酉阳县红色景区管委会主任白明跃告诉记者。

红三军进驻南腰界后,把司令部驻扎在南界村余家桶子,在这里生活和战斗长达半年之久。他们不仅对当地秋毫无犯,还为老百姓干农活、办学校、建医院,得到老百姓的爱戴和拥护。

当时30多岁的银匠刘心扬就是拥护和支持红军的群众之一。“司令部离我们家只有几百米。有一天,贺龙军长来到了家里……”刘佐根指向不远处,开始向记者讲述爷爷刘心扬受贺龙委托,为红军修军号、做军哨的故事。

“刘师傅,我要感谢你”

那是1934年8月的一天,刘心扬正在家里打银器,贺龙刚好带着他的警卫员路过,听到里面叮叮当当的声音,就走进去问:“老乡,你在做什么?”刘心扬回答:“我在做一个帽饰。”贺龙接着问:“你还会做什么?会不会修补铜器?”在得到刘心扬肯定的回答后,贺龙就让警卫员去不远处的司号排取了一只破损的军号过来。

一看是帮红军修军号,刘心扬二话不说,搬来桌子立马动起手来,很快就把军号上的裂缝修补好。跟过来的司号排排长一看,非常高兴,举起军号就用号语朝司号排吹了起来。不一会儿,很多号兵都拿着破损的军号找了过来。

“大概有二三十只。我爷爷日以继夜赶工,修好后交给排长。排长向贺龙军长汇报,说军号全部修好了,和原来一样嘹亮。军长很高兴。”刘佐根说。没过几天,贺龙再次来到刘心扬家,这次他拿来了一枚军哨。“这个东西你能不能做?”贺龙问刘心扬。虽然从没见过军哨,但是手艺高超的刘心扬看了一眼说“能”,便接下了这个“活”。

第二天,一位红军军官拿着一包散碎的银子来找刘心扬,告诉他先做20个军哨,剩下的银子做工钱,但是刘心扬一点银子都没收,全部做成了军哨送给红军。他做了一批又一批,一共做了300个。做完最后一批军哨后大概15天,贺龙第三次登门拜访。他握着刘心扬的手说:“刘师傅,你修补的军号、做的军哨,在我们和敌人的战斗中起了决定性作用。我要感谢你。”

刘心扬这才知道,9月下旬,在刚刚结束的贵州沿河淇滩一场战斗中,贺龙给班长以上的指战员每人发了一个口哨,漫山遍野地吹,迷惑敌人。敌人不知虚实,被搞得晕头转向,慌忙窜到乌江边夺船渡江逃命,红军最后大获全胜,缴获了不少武器。听到这个好消息后,刘心扬特别激动,没想到自己做的军哨起了这么大的作用。更令他感动的是,为了表示感谢,贺龙坚持把一根心爱的乌木烟杆送给他。1957年,贵州省革命文物征集组来南腰界征集革命文物时,刘心扬把这件珍藏的宝贝献给遵义博物馆。

“二军团离开南腰界那天,我爷爷送了好一段路”

二三十只军号、300只军哨、一根乌木烟杆,留下了银匠刘心扬与红三军之间的佳话,也证明“红军打胜仗,人民是靠山”的真理。在南腰界,不只刘心扬为红军修军号、做军哨,还有黄大娘为红军送红苕米酒治疗水土不服、有大坪盖陈良玉夫妇救治2名红军伤员、有300多名南腰界青年加入游击队……

“1934年6月至10月,红三军以南腰界为中心,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在南腰界,红军依靠当地老百姓创建了稳固的革命根据地,胜利实现了红三军向湘鄂川黔边的战略转移,度过了湘鄂西红军建军以来最困难的阶段。”白明跃说。

1934年10月23日,红六军团主力到达黔东印江县木黄。24日,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三军主力及李达部队从芙蓉坝、锅厂到达木黄,两军胜利会师。27日,红三军、红六军团在南腰界猫洞大田召开会师庆祝大会,实现了长征以来红军的第一次会师。在会师大会上,根据中央指示,红三军恢复为红二军团。28日,红二、红六军团从南腰界出发,直入湘西,并肩战斗,发展壮大成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由此走上了胜利发展的新阶段。

“贺龙军长带领红二军团离开南腰界的那天,我爷爷跟着部队送了好一段路。”刘佐根对记者说。老百姓对红军的这份情义,像嘹亮的军号军哨般,一直追随在战士们远征的路途上,激励他们前进、前进、再前进。本报记者 郑 娜

原标题:军号声声催征程(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7月19日   第 02 版)

责编:侯兴川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