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征文选登

邮票情 中国梦

2019-01-04 17:18:49来源:人民网
字号: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张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外公的父亲出生在宝岛台湾,我外公曾在我10岁生日时送我几枚珍贵的台湾邮票。他常说:“邮票是人们传递信息的凭证,邮票虽小却代表了一个地区的文化风貌,记载了漫长的历史。它所包含的知识和美感浩瀚无边。” 虽然我从未去过台湾,但对于这个“家乡福建的邻居”却异常熟悉,这全然应当归功于外公。外公是位集邮发烧友,他珍藏着一柜子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的邮品,其中,那一摞子台湾的邮票最为珍贵。

看着这些印着日月潭、阿里山的邮票,思绪,早已飘回到了儿时。年幼的我总是偎依在母亲的怀里,细细聆听母亲向我娓娓讲述海峡两岸的故事。那时,每到月凉如水的夜晚,明澈皎洁的月光总像轻柔的银纱,轻轻披着树梢,我总喜欢仰起天真无邪的小脸,凝望着如盘的月儿,用还很稚嫩的声音对母亲说:“妈妈,台湾那么美,你带我到那玩儿吧!”这时,母亲总是微笑着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去台湾。”我诧异地问:“为什么?台湾离我们福建那么近,为什么不能去呢?”母亲笑而未语。也许在她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还年幼的我来说太复杂了。但,那颗好奇的种子却已深深扎根于我心底,渐渐萌芽、滋长了。

光阴荏苒,不久,我上了小学。在一堂思想品德课上,稍微懂事的我真正认识了祖国的宝岛——台湾。记得那时,老师深情而坚定地对我们说:“台湾是祖国的宝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虽然,她曾荷兰殖民者侵占过,但民族英雄郑成功又英勇地收复了她;虽然,她曾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被沦为日本的殖民地,但在抗战胜利后,她又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虽然现在因种种政治原因,她又离开了母亲,但终有一天,她会回来的!”直到那时,我才明白我为什么不能去台湾,也就在那时,我的心中有了一个愿望,那就是台湾能早日回归,不要再让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折磨着两岸同胞的心。

于是,爱幻想的我常常被幻想纠缠着。我多想变作一座能够跨越那湾浅浅海峡的真情之桥,将两岸人民紧紧相连;我多想变成一弯月儿,用微弱的清辉照亮海峡的另一边;我多想变成一只信鸽,肩负起神圣的使命,带着祖国人民祝福的包裹,勇敢而执著地飞到海峡的另一边……我仿佛看见,两岸人民手拉着手,在巍峨的阿里山下翩翩起舞;我仿佛听见,两岸人民肩并着肩,在美丽的日月潭边纵情欢歌……是的,只因为分别了太久太久,多少人黑发变白发,都渴望着统一的那一天。多少人有着千言万语都道不尽的相思想对大陆的亲人倾诉,多少人望眼欲穿,却只能将无限的相思化作一个又一个焦急而企盼的凝望,多少人将无尽的相思深藏于心底,只能默默对着流星许下心愿……但,每一个人都坚信——纵然隔着高山险滩,有着千难万险,两岸人民血浓于水的情谊也不会被割断!

岁月如歌,弹指之间,我已成为了一名大学生。虽然,我已不再是个有着浪漫幻想的孩子,但我渴望统一的心却更加坚定。大二那年,我有幸作为学生代表,接待了来访母校天津大学交流的台湾国立中央大学的同学,我们交流两岸的学习生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有幸在天津大学“北洋大讲堂”活动中聆听了台湾美籍华人作家、画家刘墉的讲座,他娓娓讲述在台北度过的童年,他和我们一样,从小就执着着迷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断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猛然间,我深深感悟到:有多少前辈和今人,为了两岸的共同繁荣,不畏艰辛,纵使“望断天涯”、“衣带渐宽”,也终不怨悔。从1979年元旦的《告台湾同胞书》,到“叶九点”、汪辜会谈、“江八点”、两岸领导人互访,再到如今越来越多的学术交往、自由行开放城市……一切的一切,都将一个真理镌刻于穹宇之间,两岸统一的趋势,是历史不可逆转的潮流,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闽台缘,两岸情,统一的“中国梦”,永远镌刻在每一个炎黄子孙心中。(文/ 林哲)


责编:张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