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航母部署处于25年来最低水平 只15%能作战

2018-10-15 15:11:15来源:参考消息网
字号:

资料图片:美海军尼米兹级核航母编队。

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9月26日发表萨姆·拉格龙的文章《在美国海军竭力重建战力之际,其航母部署处于25年来最低水平》称,在五角大楼宣称它已经进入了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的时代之际,作为美国军事力量最明显的工具(航母)却正在花更多的时间接受维修并停留在国内。

根据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过去15个月里对航母舰载机联队50多年来的部署情况的分析,美国海军目前拥有的在航航母战斗群数目是1992年——即苏联解体的次年——以来最低的。

文章称,海军自2013年以来部署了其拥有航母数的大约22%至25%。这一总量——不包括训练任务和演习——低于全球反恐战争时代开始后其余时间段28%的平均水平。而2018年到目前为止的部署水平已降至仅占海军可用于作战部署的航母数大约15%的平均水平。

据海军证实,在今年夏天有22天的时间里,海军没有一个部署在世界任何地方以等待执行国家任务的完整的航母战斗群。这是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所研究的50多年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段空缺。

在这项分析公布后,海军连夜发表声明称其准备随时部署部队。海军发言人格雷格·希克斯上校对海军学会新闻网站说:“海军是国家的全球性机动力量,有能力和实力随时对世界范围的需求作出反应。”

据海军领导人称,航母部署水平的下降是在海军努力偿还航母部队的维修欠账之际出现的——在持续了17年的全球反恐战争中,五角大楼让航母的维修欠帐居高不下。

美海军“艾森豪威尔”号(CVN-69)和“布什”号(CVN-77)核航母组成联合编队航行。

美国海军作战部副部长比尔·莫兰上将近日在接受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采访时说:“在‘9·11’事件——以及地面部队经历了种种演变——之后,我们的重点是支援地面作战,这意味着我们要大量出动航母部队,而当你大量出动航母部队时,你的大量资金就会被消耗掉,它会吞噬你的战备能力。海军规模有所缩小,以便帮助弥补许多此类行动的成本。因此,在海军每天面对敌人的情况下,现代化并没有以应有的速度到来。我们的任务是支援(地面部队),而且我们完成得很出色。但是我们作战的对手可能是属于海军领域的低级别选手,而并非我们希望准备好应对的高级别选手。”

文章认为,中国海军和俄罗斯海军才是那种高级别选手,而且两国都一直在扩充它们的海上军力,而与此同时,美国海军很大程度上却是在一个辅助性角色上原地踏步。

文章称,现在美国海军正在打破其在派遣航母战斗群前往的地区及持续时间方面几乎长达20年的做法。例如,海军6个月来一直没有在波斯湾部署航母战斗群,相反利用最近部署到东海岸的“哈里·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在北大西洋执行任务。

官员们说,这些举动是向对手发出的信号,表明海军关注高端冲突,但与此同时,这种新姿态也标志着与美国几十年海军战略的明显决裂,这种战略强调的是在世界热点地区保持几乎不间断驻军的重要性。

今年5月,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森上将告诉记者,依据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关于行动不可预知性——即所谓“动态军力运用”——的新国防战略指令,海军将开始使用一套新的部署方案。

文章称,当“哈里·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今年4月出海航行时,它并没有前往美国几十年一直维持着航母存在的波斯湾。相反,“哈里·杜鲁门”号航母及其护卫舰艇迅速造访了地中海东部,以便打击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武装,并在这次短期部署的剩余时间里与在北大西洋的英法海军一起行动,随后在执行了仅3个月的部署后出人意料地返回母港。“杜鲁门”号航母在母港停留两个月后于8月28日重返海上。

美海军“杜鲁门”号(CVN-75)核动力航母。

海军强调了“杜鲁门”号航母部署的不可预知性,但有证据表明其赶完被拖延的维修工作方面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据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近日报道,在东海岸,“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号航母的维修工作已经超过了预期的6个月时间,将会延长到明年初。在维修计划没有其他改变的情况下,这次延迟将无限期推迟“乔治·H·W·布什”号航母的维修期。

智库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布赖恩·克拉克在接受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采访时说,航母维护工作的明显延误现在已迫使海军就向哪里派遣军力作出选择。他说,维修工作的拖延“导致了减少在某些地方驻军的需要,以便满足在短期内重置军力的需求。动态军力运用使他们得以减少在波斯湾的驻军,并辩称这是为了给敌人制造更多的不确定性,然后他们转而执行前往大西洋的部署任务。”

克拉克说,作为新的动态军力运用方案的一部分,马蒂斯还进行了更多努力以减少作战指挥员对不间断海军驻军的需求,并转而迫使这些指挥员们更多地从战略角度进行思考。他说,战斗指挥员“习惯了每天都有标准的海军存在,然后他们把重点放在安全合作和训练上,而不是思考‘我必须从战略角度考虑如何对抗中国和俄罗斯的灰色地带活动’。也许我的动态军力运用是一种有助于增加不确定性的方式,从而使中国和俄罗斯每一天都不知道我们会做什么。”

海军作战部副部长莫兰上将说,战斗指挥员们正学习在这种战略的新框架内工作。他说:“最终,国防部长将按照这种构架以不同的方式运用军力,因此这样的协调是必须要进行的。我们正在看到的情况是,战斗指挥员们之间的界线正在模糊,这是有益的。他们在进行彼此之间的交流,他们明白军队也许可以跨越相互之间的界线,因此他们不得不与这些界线两侧的军队一起合作——所以说,当涉及如何使用总体军力时,原来的界线真的在慢慢消失。”

这种新方案在短期内对海军有好处。克拉克说,削减在中东的驻军以及“杜鲁门”号航母的非传统部署将为常驻东海岸的航母争取到时间以赶完维修进度。

MV-22“鱼鹰”运输机准备在“杜鲁门”号航母上降落。

文章称,虽然海军的战备状态轨迹正在改善,但存在一些尖锐的问题将使改善航母的健康状况成为一项需要几十年时间才能解决的挑战。

在对伊拉克和阿富汗地面战争的支援行动中,海军通过使用为对付同等对手而设计的高端武器系统来打击不那么先进的军队,让自己陷入了战备状态不足的境地。海军部长理查德·斯潘塞8月曾对记者们说:“我对战备缺口的规模、深度和宽度没有充分认识到。你在马厩里有一匹纯种马,你每天都要骑着它参加比赛。你不可能这样做。最终会出事的。”

当马蒂斯执掌国防部帅印后,他通过为军力重置投入重金启动了涵盖整个国防部的战备提升努力,包括在2017财年划拨近2亿美元补充战备资金,以解决近20年来被拖延的军舰和军机保养工作。

文章认为,尽管特朗普政府增加了国防开支,但由于很多年的忽视,现在排队等待维修的积压的军舰正在给海军船厂以及通过合约帮助减少维护任务积压的私营船厂的产能形成压力。海军海洋系统司令部司令汤姆·穆尔中将最近在美国海军工程师协会的舰队维护与现代化研讨会上说,在私营船厂进行维护的军舰只有35%能按时离开,在公立船厂进行维护的军舰也只有大约45%至50%能按时离开。

海军部署航母战斗群的标准一直是采用所谓的“2+3”模式:2个航母战斗群投入部署,3个航母战斗群随时准备在接到通知大约一个月后增兵。

资料图片:美海军三航母联合编队。

这一标准是在21世纪头10年之初制定的,作为由时任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授意、时任海军作战部长韦恩·克拉克上将倡导的“舰队反应计划”的一部分。

“舰队反应计划”以及随后由前美国舰队司令比尔·戈特尼上将和菲尔·戴维森上将倡导的优化版“舰队反应计划”所依据的是海军有能力使增援力量获得维护并在完成部署任务之后保持一段时间的战备状态。

然而,海军的战备能力被消耗一空,而增派航母的潜在能力却被期望大量航母存在的战斗指挥员们弄得捉襟见肘——尤其是在中东地区。例如,时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的吉姆·马蒂斯在指挥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时就曾坚持要在波斯湾部署两个航母战斗群。

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克拉克说,除了军力的使用之外,公立船厂舰艇维护工作的迟缓也暴露了“舰队反应计划”调度的脆弱性,使海军难以在没有必要维护的情况下实施计划。克拉克说:“问题在于战备能力的成本很高。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对预算造成了压力,随后又是军费的自动减支,这使得部队在非部署时期无法维持战备状态。其结果是,我们的‘舰队反应计划’变得名存实亡。即使是在执行优化版的‘舰队反应计划’时期,我们也没有还上战备能力的欠账。”

责编:侯兴川、严珊珊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