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乘客“云端冲浪”喜尝鲜

2018-01-27 04:31:38来源:海外网
字号:

1516990890683_1.jpg

1516990896826_1.jpg

空乘在协助乘客连接机上无线网络(百度网)

1516990902219_1.jpg

乘客和空乘展示航班上的无线网络服务(百度网)

近日,中国民航局发布了《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PED)使用评估指南》。东航、海航、南航、国航等10多家航空公司相继宣布,航班上“解禁”手机等便携电子设备并提供Wi-Fi服务。“忽如一夜春风来。”中国客机由此开启了“空中刷屏”模式。

两种方式实现空中在线

“网速不理想,用微信聊天还可以,刷微博就有点勉强,在线看视频是不可能了。不过话说回来了,总比之前‘禁用’好多了。相信将来网速会有改善,这要有一个过程。”

“虽然网速并不流畅,刷微博很慢,数次掉线,好在每次网络都会自动连接,无需重新登陆。用微信聊天、收发邮件是没问题的。能在飞机上用手机是一件开心事。”

以上是率先体验国内“空中Wi-Fi”的两位乘客对这项服务的印象和评价。他们在给予肯定的同时,也表达了对“网速”这一核心指标的“抱怨”和希望其进一步提高的期待。

网速低且不稳定在现阶段的确是“空中Wi-Fi”的“短板”,这是由目前的技术路线、技术水平决定的。乘客在航班上连Wi-Fi上网是通过飞机上的“路由器”来实现的,而“路由器”接入互联网有两种模式:一是通过地面基站,二是通过通信卫星。由于受航线和飞行高度的制约,通过前一种模式接入互联网虽然带宽较大、承载人数较多,但是并不现实。因此,国内航空公司纷纷选择了后一种接入模式,这也是目前国际主流的“飞行上网”模式。然而,目前的通信卫星绝大多数采用的是Ku频段连网,具有不受地域、空域影响,可实现跨洲际、跨洋通联的优点,但是同时也有带宽相对较窄、信号传输损耗严重、运营成本高等缺点。

据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兼宽带卫星系统应用部部长张亚云介绍,东航一些客机目前使用的就是Ku频段的卫星信号接入互联网,一架飞机上的总带宽只有10兆,“空中Wi-Fi”网速低是可想而知的,尽管采取了限制上网人数和每人限接入1台终端等措施。振奋人心的是,张亚云同时指出,近日正式交付使用的“中星十六号”将有望大大提高“空中Wi-Fi”网速,因为这颗我国首次应用Ka频段宽带技术的卫星,通信总容量达20Gbps,超过了我国已研制发射的通信卫星容量总和,可给终端提供的带宽达到100兆。

“目前,卫通公司正跟航空公司一起推进‘中星十六号’的机载终端研制和使用。按照计划,今年年底前,‘中星十六号’机载终端将上机试用。”张亚云透露说。

设置数道屏障确保安全

对于广大乘客而言,航班上“解禁”手机等便携电子设备是一大夙愿,但这里的“解禁”并不是“完全放开”,随意使用。实际上,为了保障航班安全,中国民航局和航空公司仍然作出了诸多限制。比如,要求手机等便携式设备必须开启飞行模式、关闭蜂窝移动通信功能,而不具备飞行模式的移动电话等设备,在航班上仍属被禁止之列,原因在于其自动搜索信号的功能对飞机上极度灵敏的通信导航系统可能会造成干扰,危害飞行安全。

“解禁”手机、搭建“空中Wi-Fi”的过程充分体现了安全第一的原则。据东航有关负责人张弛介绍,2013年,东航启动了客机“空中Wi-Fi”的改造和引进,并在2014年开始进行电子干扰测试。2014年5月,东航首架改装后的A330客机在京沪航线上完成机上使用Wi-Fi的安全测试。结果显示,便携式电子设备在飞机上连接Wi-Fi,不会对客机飞行安全造成影响。2014年7月,东航宣布部分宽体客机上可以为乘客提供乘客上网服务。中国民航局于2017年发布了相关文件,赋予航空公司拥有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开放和使用的决定权,又于近日发布了相关指南,为客机开启“空中刷屏”模式奠定了基础。

“空中Wi-Fi”是否会给黑客攻击飞机操纵系统留下可乘之机呢?这或许是一些人担心的问题。实际上担心是不必的。因为一方面无线网络系统与飞机上的导航、操控系统等物理上是分离的;另一方面,所有无线网络系统的设备是经过相关主管部门进行严格把关、测试和认证的,并且设置了对抗网络攻击的“防火墙”和应急响应处置机制。实际上,作为应急处置手段之一,航班机组人员可以根据安全方面的需要,随时暂停或者关闭机上的无线网络系统。

上网免费但成本不菲

“邀请旅客免费体验价值为258元的上网套餐”,东航将“空中Wi-Fi”服务当作免费超值的大礼包送给乘客。其他航空公司也采取了类似策略。而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提供这项服务不仅要付出成本,而且还是比较可观的。据东航的工作人员介绍,“空中Wi-Fi”服务的成本分为3部分:一是改装成本,为了通过卫星信号来为旅客提供上网服务,航空公司对飞机进行改装,每架改装费用300多万元;二是时间成本,改装过程中,飞机处于停运状态,影响正常客运服务;三是带宽流量成本和运行维护成本。

用免费的增值服务,提高对旅客的吸引力和公司竞争力,航空企业的此举本质上是商业行为。无疑,此举既赢得了消费者,又开辟了新的市场空间,甚至创造了新的商业模式。“把航程中的寂寞无聊变成快乐网购。”早在2014年,东航就注资5000万元,成立了东方航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致力于挖掘“一张机票以外的价值”。网络电商京东集团也瞄准了“空中电商”这一市场,乘客在相关航班上利用笔记本或平板电脑等登录网络,即可在京东“空中购”频道浏览商品,京东会利用大数据技术来分析适合空中购物的商品品类,主要是中高端的旅行类、礼品类产品。

业内人士认为,空中广告也是航空公司试图通过“飞行Wi-Fi”开拓新的“处女地”。航空旅客由于处于封闭环境中,对广告的关注度显然要大于其它交通工具旅客,单一品牌的时间垄断效应更是成倍增加,因此广告主的投入会更有效果;再者,航线代表着地域属性,广告主可以更为精准地按照地域进行广告投放。(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 张保淑)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1月27日   第 08 版)

责编:张申、总编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