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俄"向我开炮"特种兵最后通话曝光:想有尊严地死

2017-08-30 09:20:35来源:参考消息
字号:

在叙利亚行动中战死的俄军官亚历山大·普罗霍连科被追授“俄罗斯英雄”称号。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 据俄官方近期公布数据,俄在叙利亚行动中共有39人牺牲,其中,36人在履行军人职责时阵亡,3人为非战斗减员,11人负伤。另据“俄生意人”网站报道,36名黑海哥萨克部队人员在叙阵亡,战斗期间,共减员67人。冲突期间,1架俄轰炸机苏-24被土耳其歼击机击落,该事件一度导致俄土关系恶化。

俄海军集群在叙利亚损失如下:1架苏-33(由于航空母舰阻拦装置缆线断裂,飞机冲出甲板之外,落入海中)与1架米格-29(据官方版称,由于技术故障在海上坠毁;而非官方版称,在等待航母上的飞机降落信号设备修复中,燃料耗尽,坠入海中)。以上两种情况下,飞行员果断放弃军机,弹射出舱,保存了生命。

与此同时,战斗中,1架俄直升机米-8AMT-ШB、1架米-8AMTШ以及2架米-35M被消灭。另由于故障损失了1架直升机米-28。此外,还损失2架无人机“副翼”-3与“海雕”-10。

自2015年9月俄罗斯出兵叙利亚至今已近2年,这期间,俄海陆空三军精锐齐出,浴血奋战,终于力挽狂澜挽救了叙利亚政府,然而,胜利的背后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看淡生死——俄军烈士表现英勇

抛开俄叙联军的正义性不谈,仅从阵亡军人个例上分析,俄罗斯军人的表现可以打满分。

“向我开炮”——俄特种兵亚历山大中尉。2016年3月17日,俄特种部队中尉亚历山大奉命执行引导空军战机轰炸任务,在被敌军发现陷入重围后,他用无线电与指挥部有了以下对话:

亚历山大:“指挥官,我被包围了,敌人在这里。我不想被他们抓获,他们会嘲笑和羞辱我。请求实施空中打击,我想有尊严地死去,和这些混蛋们一起。指挥官,请同意我的最后一个请求,实施空中打击。”

指挥官:“请确认你的请求。”

亚历山大:“他们在这里,这是最后的请求,指挥官同志,谢谢。请告诉我的家人和我的国家,我爱他们。告诉他们,我战斗了,我也很勇敢,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请照顾我的家人,并为我复仇。指挥官同志,再见了。告诉我的家人――我非常爱他们。”

随后,轰炸开始,亚历山大阵亡,付出了年仅25岁的生命。牺牲一年半前,亚历山大刚刚结婚,在丈夫即将离家时,妻子说她怀孕了,而直到分别,亚历山大都未告诉妻子自己实际上要去叙利亚参战,她一直以为丈夫在国内执行任务。

亚历山大的遗体被运回故乡后,俄防长绍伊古大将、副防长班可夫、都米恩及其他军方要员、亚历山大的家人与部队战友出席了告别仪式。班可夫在仪式发言中指出,“我们损失了可靠的战士,祖国忠诚的儿子。今天我们在这里告别俄罗斯英雄亚历山大中尉,他忠于职守,在叙利亚为俄罗斯利益而战斗。他的牺牲是我们无法弥补的沉痛损失,我们将永远缅怀他的光荣事迹,他的壮举将成为忠于祖国的榜样。”副部长都米恩在发言中也盛赞“亚历山大为祖国而牺牲,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战斗到最后一刻”——俄飞行员哈比布林和多尔金

2016年7月8日,一队武装分子对巴尔米拉以东的叙政府军发起进攻,如果他们冲破守军防线,就能占据制高点,从而影响整个战局。当时,俄军飞行员哈比布林和多尔金正驾驶1架隶属叙军方米-24直升机在附近飞行。据俄国防部通报,“俄机组人员收到叙利亚指挥部的指示,要其对进攻的武装分子开火。机长哈比布林决定对恐怖分子发起攻击,俄机组人员采取的行动粉碎了恐怖分子的攻势。打光弹药后,直升机返航时遭到地面恐怖分子袭击,直升机被击落并在政府军控制地区坠毁,两名飞行员阵亡”。

此外,2015年11月24日,俄军1架苏-24战机在土叙边境被土耳其空军F-16发射导弹击落,苏-24上的两名飞行员均弹射出舱,但佩什科夫在跳伞落地过程中被当地亲土武装分子打死,另一名飞行员获救。得知战机被土耳其击落后,俄军派出2架直升机搭载海军陆战队员前往营救,但遭到反对派武装伏击,1名直升机驾驶员和1名陆战队员阵亡,1架直升机损坏。

上述仅举出部分实例,可以说,这些阵亡人员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表现出大无畏的战斗意志。虽然苏联解体后,外界一直对俄军战力存疑,但通过叙利亚战争,俄罗斯已向世界证明,俄军依旧是一支现代化的强大军队,俄军铁血精神仍在。

阵亡名单——巨大创伤无法弥补

截至2017年7月上旬,俄官方已通报了如下阵亡名单:

2017年7月11日,俄军事顾问尼古拉·阿法纳索夫大尉在叙利亚哈马市遭迫击炮轰击阵亡,被追授国家奖励。

2017年5月3日,俄军合同兵波格丹·捷列维茨基在叙阵亡,年仅24岁。

2017年5月2日,俄军事顾问阿列克谢·布切里尼科夫中校遭恐怖分子扫射死亡,被追授国家奖励。

2017年4月20日,俄军事顾问谢尔盖·波尔多夫少校在恐怖分子袭击叙政府军警备部队时阵亡,被追授国家奖励。

2017年4月11日,2名俄军人遭恐怖分子袭击身亡。

2017年3月2日,俄军人阿尔乔姆·戈尔布诺夫在夺取巴尔米拉的战斗中阵亡。

2017年2月20日,因搭乘的车辆遭无线电控制的炸弹袭击,4名俄军官兵死亡,2人负伤。

2016年12月7日,俄军上校鲁斯兰·加利茨基在恐怖分子扫射阿勒颇一处街区时,受到致命伤后死亡。

2016年12月5日,由于炮弹直接命中位于阿勒颇市移动医院接诊室,2名俄军护士娜杰日达·杜拉琴科与加林娜·米哈伊洛夫身亡。

2016年8月1日,1架俄军米-8直升机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完成人道主义任务后,返回途中被击落,机上5人(3名机组乘员和2名军官)全部遇难。

2016年7月22日,俄军合同兵尼基塔·舍甫琴科在阿勒颇地区战斗时阵亡,被追授国家奖励。

2016年7月8日,俄陆军航空兵第55独立团团长梁法加奇·哈比布林上校与飞行教官叶夫根尼·多尔吉搭乘直升机巡逻时,被地面恐怖分子击中机身,两人身亡。

2016年6月15日,据俄国防部通报,安德烈·季末申科夫为防止满载炸药的汽车冲入向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地点,在叙利亚的胡姆斯省牺牲。

2016年6月7日,俄汽车纵队在叙利亚遭遇袭击,下士米哈伊尔·希罗科波亚斯重伤不治身亡。

2016年5月,俄军人员阿斯克尔·比若耶夫在执行战斗任务时不幸遇难。他已被追授“英勇”勋章。

2016年5月9日,在护送俄交战双方和解中心车辆时,俄军人员安东·叶雷金身负重伤,2天后抢救无效死亡。

2016年4月12日,1架俄直升机米-28H在霍姆斯区域坠毁,2名机组成员安德烈·奥克拉德尼科夫和维克多·潘科夫身亡。俄国防部声称,直升机不是被击落的,但未公布调查结果。

2016年3月17日,俄特种兵军官亚历山大·普罗霍连科在巴尔米拉附近执行侦察任务时被恐怖分子包围,最终与敌人同归于尽。

2016年2月1日,俄军事顾问伊万·切列米辛中校在叙利亚身亡。

2015年11月24日,俄军1架苏-24在叙土边界被土耳其战机发射空对空导弹击中,机长奥列格·彼什科夫身亡。

2015年11月24日,俄海军陆战队员亚历山大·波济尼契在救援苏-24机组成员过程中阵亡。当时,波济尼契搭乘的米-8直升机被击落、迫降,波济尼契颈部受伤死亡。

2015年11月19日,费奥多尔·茹拉夫廖夫大尉在卡巴尔达-巴尔卡尔对抗恐怖分子的特战中牺牲。

2015年10月24日,俄军合同兵瓦季姆·科斯坚科死亡,官方称前者“因与一位姑娘的私人关系不合”导致其在赫梅米姆空军基地自杀。

另外还有一些俄军方未证实的阵亡消息,比如2016年3月,5名俄军特种兵在叙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可以说,这份名单是极其沉重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因战火逝去。也许,唯有反思战争的灾难,才能永固和平的决心。(作者/韩旭)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