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少云亲弟:看到造谣“烧烤”的人会打他

2015-04-23 08:58:39来源:重庆青年报
字号:
摘要:邱少云他们埋伏在山上,时间没有到,没开始打仗,把草引燃了,炸药包怎么没有爆炸,那些不清楚。邱少华:要遵纪守法,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要让人觉得整家人都依靠邱少云,沾了他的光。

  4月16日,加多宝凉茶的官方微博与大V“作业本”互动,以感谢后者的口吻谈论“烧烤”,一时将舆论引向高潮。

  “造谣,乱说,都是乱说!”4月21日,邱少云的弟弟、现年85岁的邱少华在得知二哥的事迹遭遇质疑时,语调提高八度,神情激动地说。

  当着我面我会打他

  重庆青年报:最近网络上议论您二哥邱少云的消息比较多。关于质疑邱少云被活活烧死却一动不动“不合生理学常识”,您怎么看?

  邱少华:那都是在乱说。攻打391高地前,领导都说了,为了阵地,为了胜利,要遵守纪律,不能暴露目标,动了就取不到胜利。邱少云是牺牲个人,为了整体,只能忍受。

  重庆青年报:还有一种疑问是,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不爆炸?

  邱少华:邱少云他们埋伏在山上,时间没有到,没开始打仗,把草引燃了,炸药包怎么没有爆炸,那些不清楚。

  重庆青年报:烈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了半个多小时,周围的草烧光了,大白天,敌人为什么没有发现邱少云?

  邱少华:草烧光了,旁边有个水沟沟。(其他不清楚。)

  重庆青年报:网上炒作说您二哥的事迹是伪造的,看到这些留言您生气么?

  邱少华:伪造的?滚他妈的。那是造谣,乱说,他又做不到。嘴巴长在别人身上。

  重庆青年报:对于这些舆论,您希望官方层面发声么?最想给网络上参与话题炒作的年轻人说什么?

  邱少华:要把舆论颠倒过来,不能让他们乱说,凭什么说这样的话?看不惯这些人,那是敌人,把社会搞乱,弄死那狗日的。如果在我面前说,看到了,我会打他。邱少云的事情都可以说成是假的。对青少年学生要加强教育,这些人又没有看到,太可耻了!

  现在没人问起了

  重庆青年报:当时二哥牺牲,是怎么通知到你们的?

  邱少华:因为邱少云最初是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只登记了一个名字。后来加入人民解放军,他牺牲了,政府到处找,找不到这个人,到他牺牲的第二年才确认是四川铜梁人。当时,铜梁关溅乡(现少云镇)的黑板上用粉笔字写了一个通告,邻居赶集看到告诉我,你二哥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到了1953年6月份,政府通知我们去铜梁藕塘湾开追悼会。四川省委书记、省长开车过来参加我二哥的追悼会。

  重庆青年报:最近这十年,再有领导过来看望过您吗?

  邱少华:一般是春节、建军节等节日,政府会选择性地组织慰问。通常是一袋米、一桶油、三五百元慰问金。去年国家公祭日有人来慰问。

  重庆青年报:每到纪念日,您会去哪里祭奠?

  邱少华:去邱少云烈士纪念馆。活动比较多,清明节、邱少云牺牲多少周年、抗美援朝胜利多少周年等这些日子都要搞。

  重庆青年报:1953年时,听说您前往朝鲜给二哥邱少云扫墓了?

  邱少华:政府组织的,一个省一个烈士家属代表团,全国共有5000多人,整个铜梁就是我一个人。先到江津专区集合,然后我们在朝天门上船,三天到汉口,搞了一个月的礼仪培训,胡子这些要刮干净,如果拥抱,会擦到朝鲜友人的脸。

  重庆青年报:1982年夏天,朝鲜使团到铜梁的场景是怎样的?

  邱少华:当时我们村里没有公路,他们一百多人先是坐车到关溅乡(现少云镇),然后走水路到玉屏村(现少云村),然后下船走路到了我三哥家里。村、乡、公安都给他们站岗,给我们送来三瓶人参酒、绸缎。当时搞了座谈会,三哥发言了,我没发言。慰问团的主要成员是在我三哥家吃饭,其他的工作人员就到了我大哥家吃饭,前后待了两三个小时。厨师、厨具都是从县招待所送过来的,还带了风扇,村里的人说,我们发财了,他们吃完以后就拉走了。

  重庆青年报:政府之后把邱少云所在的镇村命名为少云镇、少云村,并且建起了邱少云纪念馆,自豪吗?

  邱少华:当然自豪,感觉就是好。但这些是不容易的,是邱少云用生命鲜血换来的。

  重庆青年报:这么多年,您觉得作为烈士家属,最受关注的是哪个阶段?

  邱少华:改革开放以前的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就记不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大家都在搞经济;时间一长,就慢慢记不到了。以前轰轰烈烈,现在没人过问了。

  重庆青年报:现在您周围的人会问起您二哥邱少云吗?

  邱少华:没有,没听到过,现在的人都去关心广场舞了。别人都是说,你是邱少云的弟弟,国家发了好多钱给你?

  重庆青年报:对这样的问题,您会回答吗?

  邱少华:不晓得形容是啥子滋味,哪里得了好多钱嘛。

  重庆青年报:您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对邱少云、雷锋等革命前辈事迹知晓程度高不高?

  邱少华:现在的年轻人晓都不晓得,哪里管你那些哦!包括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少得很。过去全国、全军都要学习邱少云,学习他为了全国人民的安危,宁肯牺牲自己。

  5个男儿3个参军

  重庆青年报:您现在身体还好吗?子女他们能够常回家看您吗?

  邱少华:一身痛,背上,腰杆,热天也要穿厚衣服。原来修湘渝铁路放炮炸山,被石头砸中了腰。四个子女,大女儿4年前病死了,儿子当志愿兵转业,现在在学校做后勤,两个女儿在外面打工,有一个住在少云镇,经常回来看看。

  重庆青年报:听说您侄儿参军入伍,并在邱少云所在部队服役,是不是跟邱少云有关系?有想过让家庭的人传承当兵吗?

  邱少华:当然有受他叔叔的影响。三哥的儿子参加了越南战争,立了二等功,我儿子当了15年的志愿兵。我们四兄弟有五个儿子,三个当兵,其他两个不符合当兵条件。我想让我孙子去当兵,他不去。

  重庆青年报:您觉得二哥留给整个家族最重要的东西(精神)是什么?

  邱少华:最重要的还是精神财富,一种荣誉。生活在这个家庭,工作要做好。在铜梁,做不好的话,别人会指责你的。

  重庆青年报:在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上,您最强调的是什么?

  邱少华:要遵纪守法,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要让人觉得整家人都依靠邱少云,沾了他的光。

  重庆青年报:您现在主要的生活来源是什么?

  邱少华:天气好的时候,去广场走走。早上出去买菜,按时回来吃饭,看看电视。生活来源靠儿女了。

  重庆青年报:听说政府不认可你们是邱少云的家属,有没有这回事?

  邱少华:我们到现在也没拿到烈士家属证。政府部门说,我们不符合条件。只能是烈士的未成年子女或者父母。

  “想耍也耍不到一起了”

  重庆青年报:还记得您与二哥的最后一次见面吗?

  邱少华:在铜梁县藕塘湾的大广场上,我二哥被国民党抓了壮丁。那天人山人海,到处是兵。二哥关在大广场上的一个屋子里,他叫我去买点菜来,我炒了两个肉菜给他。之后再也没有见面。

  重庆青年报:之前您觉得二哥是个怎样性格的人?

  邱少华:二哥性格急躁,受不了气,要做就做,不做就算了,就去干别的事情了。当年,他学做瓦匠,有一个模具弄坏了,师傅说了他,他就不干了;后来学木匠,锉子打坏了,师傅责怪他,他也没继续干下去。

  重庆青年报:当时家里是怎么糊口的?

  邱少华:我们去给地主家里放牛,餐馆跑堂,只给吃不给工钱。一年一套衣服。我们各做各的,分开做事。

  重庆青年报:你们兄弟四位都是这样打长工?当时觉得日子苦吗?

  邱少华:我和二哥十多岁就帮地主放牛,或者去餐馆打工,帮人打工,基本没在家里。我和二哥在地主李炳荣家里租了八担谷面积的地,干了两年,后来地租要增加,就没干了。兄弟们在一起耍,干的事情多,记不清楚了。二哥手艺没学会,没有擅长的。

  重庆青年报:在租地主的地耕种的两年里,您和二哥一起劳动,谁干的活多一些?

  邱少华:他大些,当然做的多一些。我们在一起租的地主家里的烂草房,住了几个月,吃萝卜青菜。

  重庆青年报:二哥给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

  邱少华:给我们写的信。二哥被抓了壮丁之后,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他告诉我们,他们的部队在成都龙泉驿起义了,要把帝国主义消灭了,才回来。后来,他牺牲了,那封信跟全国各地寄来的信,都找不到了。

  重庆青年报:现在思念二哥吗?什么时候最想他?

  邱少华:想啊,天天都在想。过年和七月半的时候,在屋外头,给邱少云点一炷香,摆上几碗菜,叫他回来吃。想耍也耍不到一起了,现在老了,想去沈阳看他也去不了了。

责编:贾雯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