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即将就任的尹锡悦与司法改革之争:韩国政坛矛盾重重

澎湃新闻网 2022-05-09 10:38:08

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5月3日主持召开国务会议,表决通过了2项司法改革修正案,围绕检察制度改革引发的朝野冲突暂时告一段落,但留下的冲击远未平息。保守阵营的国民力量党以修法程序“违宪”为由向宪法裁判所申请仲裁,在此之前,包括检察总长金悟洙在内的厅长级以上高级检察官集体提出辞职,这在检察厅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文在寅政府任期末推动的司法制度改革在韩国引起巨大争议。而5月10日,曾辞去检察总长一职以抵制司法改革的尹锡悦将正式就任韩国新一届总统,围绕韩国司法改革的角力将再生变数,文在寅能否逃脱“总统魔咒”也尚在未定之天。

一波三折的检察制度改革

此次引发冲突的焦点是执政的共同民主党提出《检察厅法》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2项法案旨在彻底取消检察机关的侦查权,实现侦查权与起诉权完全分离。

韩国司法制度中,刑事案件的侦查权与起诉权完全掌握在检察机关手中,警察在检察官指挥下开展侦查活动,通过检察官向法院申请逮捕令,决定起诉或不起诉也由检察官来判断,检察官在司法体系中具有绝对的权威。这一制度保障了检察机关拥有独立侦查权和起诉权,不受其他权力干扰,使得韩国检察官能够把4任总统送进监牢,对众多高官政要、大企业总裁开展司法调查。

但权力是把双刃剑,韩国检察官在履行正义使命的同时,始终没有摆脱“政治检察”“腐败检察”的污名,检察官一旦与政治和权势相勾结,就可以颠倒黑白、为所欲为,因此削弱检察机关的权力一直是韩国司法改革的首要目标。

1997年金大中总统上台后,即开始推动限制检察机关权力的改革,把民生相关案件的侦查权移交给警方,卢武铉政府时期进行了限制检察机关侦查指挥权的努力,但均遭到检察机关的强力抵制,改革无果而终。李明博政府时期,韩国国会成立了“司法制度改革特别委员会”,通过修订相关法律,认定警方对部分案件可以行使独立侦查权。

举步维艰的检察制度改革直到文在寅政府后才开始进入快车道。2018年6月,共同民主党启动《检察厅法》、《刑事诉讼法》修订立法程序,提出废止检察机关的侦查指挥权,把所有案件的初始侦查权、终结权交给警方,检察官的直接侦查权被限定在腐败犯罪、经济犯罪、公职人员犯罪、选举犯罪、防卫产业犯罪、重大事故犯罪等六类案件方面,相关法案于2020年在国会通过,2021年1月1日开始施行。之后,共同民主党因前法务部长曹国事件与检察机关关系恶化,再次加大改革力度,推动彻底取消检察机关的侦查权,引起检察机关强烈反弹,时任检察总长的尹锡悦愤然辞职,加入在野党参加大选,并于今年3月成功当选总统。命运多舛的检察制度改革面临新的变数。

修法过程引发争议

按照法律规定,在新当选总统尹锡悦正式就职之前,韩国处于政权交接过渡期。4月15日,共同民主党正式向国会提出《检察厅法》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要求彻底删除“检察机关侦查权”条款,只保留起诉权,并计划于本届政府任期结束前完成立法程序。消息传出,舆论一片哗然,大检察厅召开内部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检察总长金悟洙辞职表示抗议,即将成为执政党的国民力量党也强力发声,反对共同民主党在没有经过充分酝酿的情况下强行推动修法。

双方剑拔弩张之际,4月22日,国会议长朴炳锡提出仲裁案,对共同民主党提案内容进行调整,允许在一定时限内保留检察机关部分侦查权,朝野两党代表签字同意,双方对峙局面暂时平息。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月25日,当选总统尹锡悦与现任总统文在寅发表立场不同的表态后,国民力量党推翻仲裁案,要求重新协商修改相关条款,遭到共同民主党断然拒绝。

4月30日、5月3日,共同民主党利用国会席位多数优势,在国会会议上“速战速决”通过2项修正法案。5月3日下午,文在寅主持召开任期内最后一次国务会议,表决通过2项法案,这意味着共同民主党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完成修法的目的已经达到。

检察制度改革不仅在韩国政界、法律界引起强烈反响,学术界、舆论界也展开了激烈讨论,整体来看,各界普遍认为此次修法酝酿不充分,对于要推翻刑事司法体系的法律如此仓促出台,持质疑的观点占多数。舆论分析,共同民主党急于推动修法,是因为担心检察官出身的尹锡悦就任总统后,检察制度改革将更加难上加难。但是,修订后的《检察厅法》、《刑事诉讼法》去年1月刚刚生效,相关司法实践和制度调整还在适应过程中,再次推动修法的确有仓促之嫌,这也是共同民主党强行推动修法受到普遍质疑的原因。

“总统魔咒”是否延续

在距离权力交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共同民主党为何执意推动改革立法?文在寅4月份接受JTBC电视台采访的表态可见端倪。他表示:“检察官有时会无所不为,这已经成为国民的共识”,“大韩民国的正义不能被特定的人独占”,清楚表明了彻底削弱检察机关权力是文在寅和共同民主党的根本目的。对此,国民力量党针锋相对指出,民主党坚持削弱检察机关权力,是为了避免日后遭到检察机关调查,从而掩盖自身不法行为。双方不约而同指责对方有政治目的,使这场司法改革之争有了政治斗争的意味。

在韩国,“总统魔咒”似乎成为一种宿命。自1987年实行普选以来,历任总统卸任后不是本人直接受到调查,就是亲属或亲信受到调查,六任总统无一例外,甚至发生了卢武铉卸任总统后不堪检察机关调查压力跳崖身亡的惨剧。

检察机关在行使正义使命的同时,始终没有摆脱作为政治斗争工具的非议,检察官因为宪法赋予的权力及在司法体系中的特殊位置,始终是政治势力争夺和利用的对象。利用检察机关的执法权对政敌进行打击报复已经成为韩国政治中的一种现象,严重损害了检察机关的中立地位和法律的公正性。因此5年前文在寅上任时,高举司法改革大旗欲对检察机关进行大刀阔斧的改组,但没想到的是,他大力推动的司法改革却促成了韩国选出第一位检察官出身的总统。

尹锡悦在总统竞选期间曾公开放话,“当选后要对现政府的不法行为进行彻查”。尹锡悦出人意料地当选总统,加剧了文在寅和共同民主党的紧迫感,这也是执政党一方在交出权力前极力推动检察制度改革的根本原因。

按照规定,2项法案公布后将于4个月后正式实施,国民力量党已经以修法程序“违宪”为由向宪法裁判所申请仲裁,战火仍将延续下去。与此同时,围绕尹锡悦总统任命的部长级官员的人事听证,以及6月份即将举行的地方自治选举,朝野两党已开始新一轮角力。5月10日,尹锡悦将正式就任韩国总统。新总统上台后“总统魔咒”是否会重现?需拭目以待。

(作者文栋系国际时事观察者)

责编:刘素素

手机海外网
使用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