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建生态环境议事厅 合力画出环保“同心圆”

2020-10-26 07:11:31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image.png

2019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第十一期奉化生态环境议事厅参与者,在“蓝天保卫战,我们在行动”倡议横幅上签字。宁波市委宣传部供图

image.png

今年8月18日,第二十一期奉化生态环境议事厅气氛热烈。宁波市委宣传部供图

image.png

经过多方治理,宁波滨海旅游休闲区海碧天蓝、山清水秀。宁波市委宣传部供图

“现在,生态环境部门既有雷厉风行、铁面执法的一面,也有用心服务、提供帮助的一面。我们以前是怕环保部门,现在是欢迎环保部门。”浙江宁波多位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

执法者与排污者的关系,从紧张对立转变为共同治理生态环境,这其中,宁波创新开展的“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发挥了显著作用。

从2017年年底开展的这一活动,为生态环境等政府部门、企业、社会组织和公众搭建了一个议事平台,使得答疑解惑、沟通交流和环保科普有了更通畅的渠道。2019年6月在浙江杭州举行的“世界环境日”活动中,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为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的创办者宁波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颁发了“全国十佳公众参与案例”奖。

为什么要搭建生态环境议事厅平台,各方怎么议事,议出的共识如何落地,取得了哪些效果?最近,记者在宁波多方采访,一探究竟。

搭建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公众合力会诊的平台,一起找到症结、对症下药

“困扰我们多年的臭气,终于彻底消除了!”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下洋墩村村民徐赛红,长舒了一口气。

2019年12月,宁波远大海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完成设备密封化改造后,周边群众不再被臭气袭扰。徐赛红全程参与的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推动了这一难题解决。

下洋墩村位于石浦港,鱼粉加工产生的臭气,使村民有时“被熏得开不了窗”。

围绕这一生态顽疾,象山县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企业负责人、村民代表等在生态环境议事厅坐下来,一起说问题,找原因,想办法。随后,远大公司出资500多万元,开展新一轮设备提升改造,杜绝废气散逸。

宁波为什么要下大力气搭建生态环境议事厅平台?这还得从2017年奉化区的探索说起。

当时,奉化区在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中,收到了督察组交办的48个督察信访件。核查时,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发现被投诉举报的企业,有不少是“老面孔”。“我们进一步对2015年到2017年的违法企业进行了细致梳理,发现在300次处罚中,有多家企业是被一罚再罚、多次处罚。”奉化分局局长徐军对记者说。

传统的环境治理,容易陷入“群众投诉、政府执法、企业受罚”的单向模式,不少问题难以从根子上得到解决。而且,随着生态文明建设深入推进,社会公众对生态环境的关注度不断提高,基层生态环境部门的工作职责和任务与日俱增,奉化区共有工业企业6000多家,十几名一线执法队员压力很大。

能否搭建一个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公众合力会诊的平台,一起找到症结、对症下药、治好顽疾?

2017年年底,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决定开设生态环境议事厅,探寻生态环境共治新途径。议事厅活动针对热点环境问题,邀请企业、行业协会、环保专家、群众代表、政府部门、镇(街道)及社会组织等参与,共同议事会商,明确解决方案。

“我们在实践中认识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解决好生态环境难题,不能只靠严厉处罚,不能只靠生态环境部门单打独斗,只能通过方方面面共建共治共享。说实在话,议事厅活动是我们被形势‘逼’出来的。”徐军感慨道。

首期议事厅的“当头炮”,对准了机械制造行业。

奉化的机械制造行业以小微企业居多,普遍存在环保设施不齐全、 “三废”排放不规范、环保手续不到位等问题。

因为露天堆放铁末子污染了农田,博龙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被请到第一期议事厅中,成了“反面典型”。“铁末子露天堆放在行业内很普遍,造成了环境污染,我们一定全力改造,提升相关设备。”公司总经理俞平国诚恳地说。

这期议事厅上,企业负责人就违法情况、整改情况进行了陈述,对下一步规范整改做出了承诺;当地镇政府代表表态,会督促企业整改并进一步加强监管;群众代表表达了对改善环境质量的热切期盼;奉化区相关部门负责人及环保专家总结点评,并向企业提出了专业建议。

此后,35家机械制造企业投入近3000万元,更新了环保设施。“从首次举办议事厅后的效果来看,这确实是一个使企业、属地政府及公众提升环保意识、树立‘两山’理念的有效平台。”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副局长邬仕军表示,用身边典型、鲜活案例来议事,能让违法企业印象深刻,能让其他企业感同身受,也能让属地政府摆正位置,扛起自身的环保责任。

深受触动的博龙机械,如今浴火重生。

博龙机械从原来的厂区搬到了滨海新区,宽敞整洁的厂房里,用于汽车底盘的内固件等产品源源不断生产出来,供给奔驰、吉利等公司。污水、固废都被及时处理,达标排放。

“参加那期生态环境议事厅以后,我下定了决心:环保过不去,还开什么企业?!要把企业做好,环保必须做好。”俞平国对记者说,“现在环保没问题,我晚上睡觉也睡得安稳了!”

“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既要重拳出击、刚性执法,也要优化服务、加强指导。”徐军说,“过去,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重点以严查偷排漏排、‘散乱污’企业为主,强调的是执法的刚性。‘逼’出来的议事厅让我们看到,通过多方共商共议、共建共治,在刚性执法的同时,增加一些柔性手段,能够画出更大的生态环境保护‘同心圆’。”

把问题摆在桌面上解决,大家充分讨论,甚至可以“拍桌子”

“当时我确实有点紧张。实际上我们一直期待这样的场面,你们赶上了。” 8月18日,奉化生态环境议事厅主持人应蕾对记者说。在当天举行的第二十一期议事厅活动中,出现了参与者激烈争论甚至“拍桌子”的情况。

6月份,奉化区葛岙水库安置房建筑工地泥水外流,大量泥浆水流入河道,造成河水浑浊。这期议事厅聚焦这一事件,以“深化落实治水机制,共护奉化一江清水”为主题。

在这次泥水污染河道事件中,一家花岗岩厂因污水直排被停产查封。“我们认识到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已经投入25万元,解决了污水、灰尘、噪音三个问题。”花岗岩厂经营者在议事厅上发言时说。

在坦陈自身存在问题的同时,他还提出建议:“水库建设单位把道路搞得比较脏、灰尘大,希望路上小石子多铺一点,弄得干净一点。”

葛岙水库指挥部代表在回应时表示:“这条路已经被征用,我们给了村里补偿款。”

“我只是提出一个合理的建议!”头发花白的花岗岩厂经营者认为对方态度过于生硬,生气地站起来,拍了桌子。

双方你来我往、互“怼”了几句,气氛有些尴尬。“有话好好讲、好好讲。”应蕾连忙过来,站在两人中间劝解。后来,水库指挥部代表说,将吸取教训,提高认识。一手抓工程建设,一手抓环境保护,确保护水保水措施先行。

共识和举措,在沟通交流乃至激烈争辩中越来越清晰。

“目前,奉化全区有近300个在建工地,个别建筑工地存在违规乱排放泥水等现象。”奉化区五水共治办副主任王璐飚表示,“下一步将着力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协同、联动的治水机制升级版,通过坚持‘抓住本质、整体施策’‘切中要害、统筹兼顾’和‘全民参与、共治共保’,形成全民治水的良好氛围,共同守护绿水青山,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这期议事厅在网上全程直播,有4.1万人参与。“以前真没想到生态环境部门的工作氛围会这么热烈。”在生态环保一线已经工作10个年头的应蕾说。

在议事厅中,把问题摆在桌面上,大家充分讨论,甚至可以激烈争论、“拍桌子”,在各抒己见的基础上达成广泛共识,促进难题解决——这正是主办者希望出现的局面。

“环评登记表备案,懂电脑的人10分钟就可以搞定,你们居然要收费3000元甚至更高,这也太‘黑心’了吧?”“中介公司寻找各种借口,故意拖延时间,制造一种很难审批的假象,借此向企业漫天要价,怎么解决这个问题?”……2019年1月8日,第八期奉化生态环境议事厅的议事现场,企业代表纷纷向环评中介机构提出疑问,“火药味”十足。

针对企业及群众反映的环评中介服务效率低、收费贵、时间久、质量差等现象,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把企业、环评中介机构、律师等请来,面对面“打开天窗说亮话”。环评中介机构一一解答环评流程、收费标准、办结时限等问题,承诺努力提高环评业务技能及服务水平。

“仁欣环科院106票,上海环境节能67票,天川环保64票……恭喜这5家满意度得票领先的环评中介机构,它们将有机会参与到裘村镇企业和溪口气动协会的环评‘团购’。”在面对面交流后,企业代表对12家环评中介机构投票打分,现场计票唱票,5家满意度名列前茅的机构,收到了参与环评竞标的邀请函。

“以往,企业找环评机构咨询时,经常听到‘我们和环保局局长很熟’这样的话,随之而来的是高昂的报价。”奉化区气动工业协会会长曹建波兴奋地说,“议事厅活动举办以后,环评机构再也不说‘环保局有人’了。环评费用一下子下降了六七成,治理设备和运营的费用也明显降低,企业负担大大减轻,治污的积极性、主动性明显增强。”

通过举办议事厅活动、开展公开透明的“团购”,奉化印刷企业挥发性有机物治理设备的费用比以前降低了1/3。“议事厅活动议出了企业的心声,帮助企业解决了实际问题。”奉化区印刷行业协会会长毛晓鹏说,“环保问题没有整改好,企业家就会慌兮兮的,整改好以后,讲话声音也洪亮了!”

把问题摆到桌面上,各方一起现场“望闻问切”,这对生态环境部门的工作能力和水平,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坚持每周一晚上到企业“夜访”、每周二晚上开展“夜学”。

机械制造企业的环保管理与企业发展、挥发性有机物治理、固废管理处置、解决好环境信访投诉问题、通过“1+X”环保管理新模式助力民营企业发展……截至目前,奉化生态环境议事厅共开展了21期议事,1672家企业和18万名群众参与,引导3000多家企业主动进行自查自纠,1500多家企业投入资金进行整改提升。

宁波在全市推广议事厅平台建设和议事活动,环境信访投诉量大幅下降

从2019年3月份开始,宁波在全市推广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

宁波市生态环境局专门出台了加强生态环境议事厅平台建设和议事活动工作的指导意见,着力把议事厅打造成生态环境政商“亲清家园”和生态环境咨询服务体系的标志性品牌

因为危险固废处置收运成本高,不少中小微企业习惯将其堆放至一定数量后再处置。但这种做法容易导致危废泄漏,造成环境污染,企业可能因此受到重罚。

针对中小微企业的这个通病,宁波市北仑区举办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请来企业、环保专家、环保志愿者等,一起寻求药方。2019年11月,北仑试点推出危废“公交线”。戚家山街道的200多家中小微企业,实现危险固废定点定时收运处置。

“成本降了一半,也不用时时担心被处罚了。”位于戚家山街道的侨泰兴纺织有限公司环保科科长李学明高兴地说。

对于涉重金属行业废气废水长期扰民现象,慈溪市生态环境部门召集环保网格员、政府部门负责人和100多家企业负责人,共同梳理出九大“违法禁区”,督促相关企业投入9000多万元改造提升设施设备。

2019年,宁波全市举办了56期线上线下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2840家企业和8万多名群众参与,解决环保难题近400个。今年以来,各区县(市)已组织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40多场。

借力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宁波市保障了企业及公众对生态环境治理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驶入了绿色发展的快车道。

2019年,宁波市各类环境信访投诉量同比下降15%。宁波已提前两年迈入全国环境空气质量达标城市之列,稳定达到国家二级标准。海碧天蓝,空气清新,百姓的获得感、幸福感不断增强。

在奉化区,近年来生态环境质量显著改善,群众环境信访投诉量逐年稳步下降。今年1至9月份,环境信访投诉量同比又下降了30%以上。“这和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的举办是密不可分的。”2007年就到生态环境部门工作的奉化区生态环境综合执法队四中队中队长邬海宁说,“以前外出执法时,经常能看到一些违法排污现象,现在不容易找到了。”

“通过生态环境议事厅来解决生态环境治理难题,在为刚性的环保执法增添柔性手段的同时,大大拓展了企业和群众共同参与生态环境治理的深度和广度。”宁波市生态环境局负责人表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最近在浙江考察过生态环境议事厅平台建设和运转。他对记者说:“生态环境议事厅是新时代国家和社会治理的一项创新,通过对具体生态环境保护事项的讨论和协商,既促进了执法监管部门的有效执法,促进了企业自觉守法、开展改造提升,又提高了群众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既改善了生态环境这个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又把矛盾化解在了基层,促进了社会的和谐。”

“这一创新值得推广。”常纪文建议,生态环境等有关部门出台指导意见,把握好协商的度,规范好协商的程序,衔接好议事与守法、执法的关系,促进生态环境议事厅制度的长效和规范化发展。

(记者 刘毅 李中文,冯瑄、林伟参与采写)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