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之后 囧事不断

2020-06-22 09:57:29来源:北京青年报
生成海报
字号:

随着日历无情地翻过网络盛传的影院重新营业日——6月10日,加之北京地区新增的本土疫情,电影院重启的希望之火再次熄灭,整个电影行业继续着无休止的等待。等待就意味着成本,影院的关停让不少失去耐心的片方选择在影院开门之前,把自己的院线电影直接送上网,在丰富影迷疫情期间的精神生活的同时,也好让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止血。

上线虽上线了,但实际的效益和稳定可盈利的模式才是决定院线电影转网能否成为可持续商业行为的标准,而就这个标准而论,目的真的达到了吗?我们来一探究竟。



《囧妈》奇迹成了孤例

2020年大年初一,《囧妈》免费上线的消息刷遍网络,随后3天内,播放量突破6亿。最重要的是,此次播放,是字节跳动以6.3亿的天价买断了版权,为片方提前兜底。这可乐坏了片方,用字节跳动版权采买业务口的相关人士的话就是:“《囧妈》之后,字节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相关工作人员在《囧妈》之后,开启了职业生涯最忙碌的篇章,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全部都在对接业务、看片。《囧妈》这个“史上最贵网大”直接把买断型院线转网的天花板提到了顶,但结果我们也看到了,《囧妈》之后,唯一一个上线“字节系”的准院线电影是《大赢家》。而采买《大赢家》网络版权的价格在1.5亿左右,对应的院线票房在5亿左右。

据了解,“字节系”在进行电影直转网络版权采购时,首先会评估此片的院线体量,预期票房低于1亿-2亿的基本不会考虑。横向对比整个2019年,国产片票房过亿的只有46部,超过2亿的只有32部,其中票房超10亿、但不适合直接网发的巨量电影还有12部,也就是说,潜在能被平台以保底形式发行的可选片其实极少。

而这些符合平台诉求的片子,又进入另外一种畸形的状态——吃相难看。尚未上映的一部王姓男星主演的动作奇幻片,成本在7500万左右,对平台的买断报价居然达到了惊人的2.5亿,以成本价3倍多的价格对平台作价,平台只能望片兴叹。部分受疫情影响的片方,把网络平台方当成了救命稻草,在挑战平台专业性的同时,拼了命地想“薅尽羊毛”。

与此同时,极端个案《囧妈》的极端收益也在缩窄,《囧妈》在“字节系”的总播放量在14亿左右,可到了《大赢家》,播放量缩至4亿左右,只是《囧妈》的零头,而总体曝光量、引流强度、综合影响力等其他指标也都与前者相去甚远,这也让平台方对兜底式购买转网电影版权的行为更加谨慎。

基于此,网络平台买单为片方兜底的情况会愈来愈少,适合网络发行且优质的电影单品合作的情况,几乎没有可复制性。而非平台直接买单的转网电影,账也并不好算。



《肥龙过江》转网后选择了非会员单独支付12元,会员单独支付6元的形式上线,平台与片方分账,后转为免费播放形式,转免之前仅用5天就斩获近2亿的播放量;《我们永不言弃》《春潮》也以付费点播形式在网络发行。此类模式虽然不是平台直接买单对用户免费,但背后基本都以平台先支付片方保证金加点击付费分成的形式合作,不菲的保证金其实成为此种模式的掣肘。



以《我们永不言弃》为例,据了解,爱奇艺作为平台方支付给寰亚的保证金不低于5000万,而迄今为止爱奇艺从《我们永不言弃》中获得的点击分账收益不及保证金的一半。这巨额的保证金,也像“字节系”付给《大赢家》的片方一样,用作缓解片方寰亚的资金压力去了。而《春潮》则是另外一个极端,制片成本1500万,平台给的保证金极低,片方也是在院线发行公司“兜售”一圈,没有人愿意做院线发行,只能委曲求全,才放弃院线,转战网络的。

由此可见,从商业模式上来说,目前院线电影转网的商业逻辑并没有形成,支撑目前的院线电影转网的力量只是平台各自的战略和资本的角逐。“字节系”在内容端的企图和发力促使他们用大量现金购买线上版权,并通过免费来引流,壮大自己的内容平台,“优爱腾”则是用资本在维护自己的长视频领地,赔钱买卖也得做;片方关心的则是怎么尽快获取现金补贴家用,没有人关心能不能提供给平台长期稳定的内容供给。



《灰猎犬号》



《魔发精灵2》

环球同此凉热

其实国外的情形也差不多。以汤姆·汉克斯最新二战电影《灰猎犬号》为例,50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并不算低,原本的发行方索尼本来准备在2019年上半年上映,结果一路遭遇档期问题、疫情问题,资金层面已经容不得一拖再拖,眼看北美上映环境不断恶化,也正赶上美国数家流媒体平台的“烧钱大战”,最后Apple TV+胜出,7000万美元拿下此片的线上发行权,将在2020年7月10日直接转网,不再上院线。一笔热钱,缓解了片方的压力,而片子也成为流媒体平台角逐的砝码。

真正让人看到院线电影转网商业化希望的是好莱坞的第一部“网络首发”电影《魔发精灵2》。这部原本计划在4月10日在北美院线上映的动画因疫情原因选择在北美线上直接首映,19.99美元可以观看48小时。意外的是此片上线即创造环球影业历史最高首周末数字发行纪录,三周即斩获1亿美元的收益,很快收回成本并实现盈利。

但此片的成功商业化,其实是建立在以下几个条件之上的:环球影业完备的会员体系和数字商品销售体系、疫情导致美国人民闭关、美国观众稳定的付费意识,以及美国完备的版权保护体系。然而,仅就最后一点,中国目前的市场环境还达不到。中国观众一来更适应平台的会员支付体系而非单片付费;二来中国的市场环境没有完备的版权保护体系,一般来说,网络发行的影片,一天之内盗版即随处可见。

除此之外,我国的政府管理机构也注意到了《囧妈》转网之后,院线放映端对此事的抵制和反对,在电影局有关疫情工作的视频会议上,领导层面明确给出了针对院线电影转网的部分指示,明确表示将加强院线电影转网的监督和管理,维护好院线电影的“窗口期”,强调了“契约精神”和“诚信意识”。也就是说,已经取得龙标且明确定档,还有明显宣发动作的院线电影(即已经给院线和观众承诺此片将在院线上映),日后将很难直接抛下院线方转网。加之,中国目前院线电影与网络电影是两条审查路径,这也让日后互相“串道儿”更加困难。

综合来看,半年来数部院线电影的“转网”试水,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动。随着疫情的控制和未来院线的复工,最终还是会尘归尘,土归土,该上院线的还是会上院线,该走网络的项目开始就得确定网络之路,市场秩序也会越来越好。(羊毛)

责编:刘素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