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东部新区:一子落满盘活

2020-05-23 19:05:35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这个月初,5月6日,地处西部的成都市设立了一个新区——东部新区。

设立新区,各地城市多有此举。但成都的这个新区,却非同寻常、十分重要,重要到足以从中国城市版图上重新审视。

而就在成都东部新区不远处,还有国家级的天府新区。一城布局两大新区,其意义和考量值得细思量。

从此开始,成都、重庆这两大城市圈,正在向一个未来的世界级城市群迈进。从一个新区开始的,是两大国家中心城市间,无限的想象空间。

有媒体报道指出,成都建设东部新区是深入贯彻中央关于“成都东进、重庆西扩”重要精神,着眼战略全局和未来发展,加快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做强成都极核作出的重大部署。

与新区授牌同步进行的,是《成都东部新区总体方案》正式印发,作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平台,就此有了明确的发展方向。随后,总投资2385.03亿元的51个项目集中开工。

打开地图,成都在重庆的西北方向,中间隔着眉山、资阳、遂宁几个城市。在更大的范围内,它们都地处中国的西南方,都是国家中心城市,彼此之间甚至被外界视作很强的竞争关系。但从国家层面讲,同住长江头的这两大城市强强联合,才是西南地区发展壮大的强劲保障。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的发展思路在空间上体现得格外明显。在国家战略层面,有“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等。

早在去年4月,国家有关部委就明确提出加快实施成渝城市群规划。三个月后,重庆市党政代表团前往四川考察时,双方也强调,要大力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

在国家层面的诸多文件中,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被多次提及。比如《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再如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将成渝城市群与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和粤港澳城市群并列。

1590232084855919.jpg

其实,提出“成都东进、重庆西扩”绝非偶然。

且不说历史上巴蜀不分,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层面对于成都与重庆两地的联系格外重视。1952年6月,历时两年修建的成渝铁路就完工了,这可是新中国修建的第一条铁路线。在一穷二白之时,中国能做的选择很少,选择什么,直接体现的就是重要性。

巴蜀两地,成渝之间,总是需要一条路的。物理上的路已经修好了,两地之间高速、高铁四通八达。但从来修路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修路真正要达到的两地协同发展,则需要两地相向各走一步。具体来说,成都向东,重庆向西。

对成都而言,向东走既有重庆的外拉力,更另有其内生动力。成都向东走,是多年探讨的结果。

成都有四个方向,东南西北。简单来说,向西、向北,主要是以生态发展为主。向东、向南,才是下一步经济发展的重心。这不是拍脑袋出来的结论,是对历史、现实充分论证后的结果。总之一句话,成都的发展,“孔雀东南飞”。

2017年,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其中的“南拓”,有国家级新区天府新区;而“东进”,就是我们看到的东部新区。成都,开疆拓土,直接上马两个新区。

从2017年至今,随着城市格局的调整,成都的发展也逐渐走出了单中心结构的“摊大饼”发展模式。北部地区建起了生态屏障,西部地区高端绿色科技产业发展迅速,南部天府新区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加快高标准建设,中心城区人口密度有所降低、城市品质快速提升。

万事俱备,只欠东进。而为东进之举,成都已做多年准备。相关部署,从2017年来始终紧锣密鼓。

所谓 “东进”,就是沿龙泉山东侧,规划建设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和现代化产业基地,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开辟城市永续发展新空间,打造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

为何要向东走?这涉及到城市的未来。作为西南地区的国家中心城市,成都未来必将吸纳大量人口,其规模甚至可能以千万计。试想,今时今日“巴适得很”的城市,再涌入一千万人,是什么体验。无论环境承载力还是基本公共服务,都难以在现有城区里满足这样的需求。

越过山丘,空间广阔。成都的东进,不是在城市内向东发展,是向东大跨一步,越过龙泉山进入了简阳。以前,成都夹在龙泉山和龙门山之间,东进之后,山成了城市的中心,而原有的城区,则成为了“两翼”之一。

这不是一千万人涌入成都后的无奈之举,而是面对城市光明未来的深谋远虑主动布局。成都人既对未来有信心,也对未来有所准备。

前面说到,成都与重庆之间,还隔了几个城市。两地合作的最佳方式,显然不是跨过这几个城市,而是一起融合进来。东部新区缩短了距离,直接增大了合作的可能。

有了必要性,就得在可行性下功夫。

成都的孔雀东南飞,还真不是说说而已。成都东南,即将竣工一座机场。建成之后,一年能满足4000万人次的飞行。

放眼整个中国内地,拥有两座机场的城市,目前不过只有北京、上海两个城市。成都除了大家很熟悉的双流机场,还有即将投入使用的天府国际机场。而这座新机场的选址,正位于现在的成都东部新区。

如此一来,在《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中的构想,正逐渐成为现实。以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为中心,形成中心城区和东部新区两翼,拥有南北城市中轴、东西城市轴线、龙泉山东侧新城发展轴三条轴线,和28个国家中心城市功能中心。

按照新的总规,成都的中心是一座城市森林公园,在国内城市格局中非常罕见。原本,成都是被山夹着的城市,在新的规划中,山成为了市民的家园。

1590232118207748.jpg

更重要的是,从成都拉开的架势看,东部新区提供的想象力,足以支撑起“两翼”之一。有了天府国际机场,就可以探索创建内陆自由贸易港,打造国家级内陆临空经济发展示范区;有了东部新区,就有了区域协同联动的抓手,有了构建成都、德阳、眉山、资阳同城化的新支撑。

对成都来说,正在打造的东部新区,其实是一座“未来之城”。

从2017年提出“东进”,到2020年4月28日四川省正式同意设立成都东部新区,规划历时1100多天,成都市从初期就抽调精兵强将前去不说,还邀请96名院士、国际大师及知名专家,3500名专业人士共同参与。先后经历酝酿谋划、战略研究、勘探规划、统筹提升、片区设计五轮规划,三年磨一剑。

既然是建城,就要学习最好的城市。为这个新区,成都充分借鉴了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等世界城市先进的规划理念和建城经验,又先后去雄安新区、浦东新区、前海新区等取经。

三年间,步步为营,一座新城。

有人说,成都同时建设两个新区,力量和资源会不会被分散?

其实这是中小城市才应该考虑的问题,对一个超大型城市、一个国家中心城市来说,资源不是不够,而是如何分配的问题;蛋糕不是分配均不均,而是发展如何协同的问题。

一句话,“1+1>2”才是成都这样的城市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如何把“1”掰成两半。

两个新区在功能定位、产业选择上有着很大的不同。具体来讲,两者将立足各自比较优势、功能定位,着力构建分工合理、协作紧密的现代产业体系和城市功能体系,实现错位发展、联动发展。比如,在产业上,两个新区是有错位发展的计划——天府新区是成都南拓的重点区域,产业发展的方向主要集中在高技术服务业、总部经济、新经济的发展。而东部新区,则是围绕新机场,建立航空经济发展高地,同时也将是成都高端制造发展的高地。

对这两个新区来说,未来的关键词是“同向”“协同发展”。此前,天府新区在成立之初被定位为“成都城市新中心”,而东部新区的成立,则拉开了城市发展的格局。

知乎上有人提问:天府新区和东部新区谁才是成都的未来?答案其实是,它们将一起为成都打造城市的未来。

关于区域一体化、城市群的意义,有专家这么说。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对内亟需通过区域一体化路径破除行政区经济壁垒,实现地区间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与优化配置,实现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的联通、政府工作机制与制度的疏通、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融通。面对复杂多变的世界经济形势,我国同样需要有更高质量的城市群参与全球竞争。”

2020年1月3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问题”成为两大议题之一。会议明确定位,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有利于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打造内陆开放战略高地,对于推动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这是国内最大规模的“双城记”,是两个国家中心城市之间的一体化。过去双城之间的竞争是拔河,如今双城之间的合作是抱团,这背后是思维方式的深度转变。我们可能正在见证,一个世界级城市群的诞生。

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先分后合,到上世纪末的川渝分治,20多年间川渝两地从毗邻市县协作,到政府高层推动,再到国家战略, 从最初签订的“1+6”框架协议,到共同推动成渝经济区区域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走过了一段漫长的探索历程。

成都、重庆之间相向而行,对两座超大型城市来说,都是需要边学边干的必修课。好在巴蜀之间历史渊源深、经济联系紧,说干的事干就是了。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责编:张莎莎、张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