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

2020-04-08 04:00:53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3月10日,武汉所有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医护人员在武昌方舱医院前庆祝。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3月21日,在武汉市肺科医院,医生在进行手术。  柯 皓摄(新华社发)

2月4日,在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工人在加紧施工。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3月18日,安徽省支援湖北医疗队返程包机抵达合肥,受到热烈欢迎。  张大岗摄(人民视觉)

志愿者蒋晨一在其服务的武汉市江岸区花桥社区门前留影。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武汉人的生活日常正在逐渐恢复。4月1日,在武汉天地广场,几个小朋友在玩耍。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摄

4月3日,消防队员进入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航站楼进行消杀作业。  新华社记者 程 敏摄

长江之畔,江汉关大楼又一次响起钟声;天河机场,人们凭湖北健康码“绿码”有序流动;武汉大学,粉红的晚樱在枝头摇曳;户部巷里,“过早”的人们端起久违的热干面……

今天是4月8日,这是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的日子,距离1月23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已过去两个多月。从最初人们的紧张、医院门诊的超负荷运行,到如今城市的安全、有序,早餐店里冒着热气,疫情防控还在继续,但熟悉的武汉,回来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不愧为英雄的人民,必将通过打赢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再次被载入史册!全党全国各族人民都为你们而感动、而赞叹!党和人民感谢武汉人民!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武汉采取了史上罕见的严控举措,为中国和世界抗疫争取到“时间窗口”。抗击疫情过程中,武汉,每一天都在见证历史,也将自己写进英雄史册。

武汉给世界带来了希望

“我是武汉,我从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成为全国的焦点……”

这是在社交媒体上刷屏的文章《武汉的自述火了:很抱歉以这种方式“出名”》一文的开场白。因为新冠疫情,庚子年春,全国乃至全球目光都投向了同一个地方:武汉!

从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到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从确认新冠肺炎存在人传人,到国家卫健委将其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看着不断上涨的确诊病例数据,疫情形势逐渐严峻,所有人悬着一颗心。

疫情凶险,武汉首当其冲。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市发布通告:自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1200万人口的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可谓非常时期,果断之举。很快,一场武汉保卫战打响。

一批又一批,各地医疗队火速集结、紧急驰援,更多医院被确定为定点医院,新的传染病医院和方舱医院相继建成,收治能力不断提升。6万余名武汉本土医务工作者和4.2万名从全国各地驰援的医疗队员并肩作战。

一辆又一辆,运送爱心物资的大货车从四面八方向武汉聚集,有口罩、防护服、手套等医疗物资,也有蔬菜、水果、储备肉等生活物资,甚至还有武汉人爱吃的活鱼。这其中,有的来自于兄弟省份,有的则采购自全球。

一次又一次,爱心人士的社会捐款,还有用于相关医院重症治疗和病区建设的财政拨款,像潮水般涌来……

作为疫情防控斗争的重中之重和决胜之地,武汉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坚决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势头。3月23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指出,当前,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

“武汉给世界带来了希望,即使是疫情最严重的情况也能扭转。”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这样评价武汉为世界所做的贡献。

“劲头上来了,很多东西都能解决。”正如钟南山院士曾眼含泪水说的那样,“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

大江大湖大武汉

“我第一次来武汉,就是来支援。”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里,一位湖南驰援的医护人员隔着口罩和防护服告诉他的武汉同事。还没看过武汉的风景,但他知道,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作为中国第一大河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的交汇地,武汉形成了武昌、汉阳、汉口三镇鼎立的格局。武汉的地名,包裹着它的气质。

这座城市有令人向往的诗意清新。春秋时,伯牙和子期在这里相遇,留下“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千古佳话;战国时代,楚人屈原在这里“游于江潭,行吟泽畔”;唐朝时,诗仙李白在这里送别好友孟浩然,一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使黄鹤楼名满天下。古琴台、晴川阁、鹦鹉洲……多少迁客骚人在这里留下诗篇。

这座城市也不乏沧桑厚重的历史过往。卓刀泉,纪念的是关羽曾在此“卓刀于地、水涌成泉”;提起张之洞路,人们不会忘记晚晴名臣张之洞在汉大兴洋务,让武汉有了“驾乎津门,直逼沪上”之势;经过二七长江大桥,还能感受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时先辈对自由的追求;首义路、首义广场、首义公园,则昭示着辛亥革命在这里打响第一枪。

千湖之城的武汉,水赋予了它天然灵性。畅通的水陆运输,让武汉自古就是九省通衢。1861年汉口开埠后,四方商贾云集于此。发展至今,武汉已是一座拥有12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成为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

武汉是中国少数可以称得上“大”的城市。高铁时代,以武汉为圆心,以4小时走1000公里为半径,其覆盖面可达中国大约10亿人口和90%的经济总量。

习惯了在长江竞渡的武汉人追求敢为人先、勇立潮头,往日里,武汉人会骄傲地说:“大江大湖大武汉!”过去的两个多月,是武汉人生命中的至暗时刻,他们说:“我的城市生病了,我要守护她。”

“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谢武汉人民”

守护武汉,武汉人不做“夹生”的事,不做“差火”的人。

两个多月来,他们目睹周遭的变故,强忍心中的悲痛,识大体、顾大局,不畏艰险、顽强不屈,自觉服从疫情防控大局需要,主动投身疫情防控斗争,维护城市正常运转。

冲在一线的武汉人,奋不顾身地逆行。

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说:“这确实是我最大的一次挑战。”自己身患渐冻症,在另一家医院工作的妻子感染了新冠肺炎,张定宇依然每天迈着蹒跚的步子,与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

武汉快递小哥汪勇,从大年三十起,坚持义务接送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上下班,他组织志愿者采购盒饭、羽绒服、护士鞋等急需物品,还在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生日时送上蛋糕,被授予“最美快递员”奖。

武汉公交司机王金兰,主动报名参加公交应急车队,往返于酒店与方舱医院间接送医护人员。天冷了,她就提前打开空调,看到医护人员睡着了,她就开得慢一些。她说,每次出车,只有人齐了,她的心才能安下来。

有一位武汉志愿者的朋友问他,为什么选择做志愿者?他拍下落日余晖下的长江大桥,回复道:“不美吗?这城市你不想去守护吗?”和他一样,有超过1万名志愿者报名,参与到为居民提供食品、药品代购代送等服务。

武汉还有4.45万名党员干部职工下沉到13800多个网格,“不落一户、不漏一人”开展拉网式大排查;有1.9万名民警迎难而上,确保市民生命安全、城市安定有序;有3.6万名环卫工人,将街道马路当作自己的战场……

宅在家里的武汉人,同样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的战疫者。

武汉退休美术教师易小阳,以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的英勇事迹为题材,在宽2米的白布上画出了《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他将画作挂在自家阳台上,给武汉加油,也给小区宅在家里的人们鼓劲。

在线学习、居家复工、跨楼喊话、对着鱼缸钓鱼、和亲戚朋友云聚会……微博上“做一个优秀的贡献宅”这个话题,说的就是武汉人。每一扇紧闭的门窗,每一栋楼宇的灯光,都是武汉人与病毒搏斗的无声诉说。那些让我们哭笑不得的宅家度日方式,正是武汉人坚强又乐观的写照。

曾在武汉生活工作过的学者易中天,将武汉人的性格概括为四大特点——乐观风趣、坚韧顽强、豪侠仗义、足智多谋。他说,武汉人肚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

“要将CT结果纳入临床诊断标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在朋友圈大声疾呼;看到小区团购对实际情况考虑不足,武汉嫂子在微信群上演一段“教科书级”的吐槽,后来她自己成了志愿者加入社区防疫工作……敢于发声,真性情的他们,又何尝不是最可爱的武汉人?

除了共同战斗,武汉人还懂得感恩。

治愈出院时,武汉奶奶给医务人员真诚致谢;援助医疗队返回时,武汉人纷纷在阳台上大声喊出“感谢”。一位驰援的医护人员感动不已:“武汉最美的不是樱花,而是那颗炽热的感恩之心。”怪不得一位作家说,吃热干面可以吃出来的这一份侠义,在武汉到处都有。

25年前初见武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的印象是:比现在小很多,但也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活力蓬勃。这一次他到武汉,发现遍布着高楼大厦、现代化的城际交通枢纽,然而一切却陷入沉寂。艾尔沃德说:“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做出的贡献。当这场疫情过去的时候,希望能有机会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谢武汉人民。”

生命像樟树一样常青

刚刚过去的清明节,武汉街头各处下半旗志哀。上午10时,防空警报鸣响,汽车、火车同时鸣响,武汉和全国各地的群众静立默哀,缅怀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

历史并未走远。让我们再一次回望离汉通道关闭期间的这段记忆吧。

1月23日,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1月24日,湖北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1月25日起,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相继开工建设。

2月3日,首批3家方舱医院开始改造启用。

2月5日,疑似和确诊病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工作开始。

2月11日,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3月2日,定点医院、方舱医院、隔离治疗点全部实现“床等人”。

3月10日,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

3月17日起,支援湖北医务人员陆续分批撤离。

3月18日,武汉新增确诊病例0例。

3月25日,武汉城区疫情等级降为中风险,武汉市部分公交线路恢复运营。

3月28日,铁路部门恢复办理武汉市17个铁路客站到达业务,武汉轨道交通恢复运营。

4月4日,武汉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97.2%,规上服务业企业复工率93.2%。

4月8日,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解除。

无论这条回顾的时间轴写到多么细致,似乎都无法承载这段回忆的重量。70余个日日夜夜的翘首以盼,各方力量的团结奋战和衷共济,它烙印在每个武汉人的内心深处,有坚硬的对抗,也有柔软的坚守。

4月5日,在武汉龟山南麓的洗马长街义务植树点,41位战疫代表共同种下了一片“希望林”。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急诊科主任医师付守芝,在战疫期间带领急诊科门诊接诊数千人次,抢救重症患者和危重症患者数百人次。这天,她种了一株樟树,她说:“希望生命像樟树一样常青。”

江城五月落梅花

“武汉,每天不一样!”这句话曾是经过一年多社会征集、专业机构设计、专家论证和80多万次的投票推选出来的武汉城市形象口号,面对这次疫情,它已有了更新的内涵。

寒潮远去,繁花盛开,抗疫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商场开门营业了、工厂运转起来了,曾按下暂停键的武汉正在重启。都说武汉只有冬夏,但这一次,我们等来了江城的春天。不过,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保持头脑清醒,合理有序放开,严格精准防控,慎终如始。相信“不服周”的武汉人可以做到,相信武汉可以继续“铆起”。

很多人说,疫情过后,一定要去英雄的武汉看看。去吧,到站时你会听到广播里念出那句熟悉的诗:“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本报记者 叶 子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4月08日   第 05 版)

责编:刘强、张敏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