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旭:走进古代俄语世界

“不能因为实用性不强就不学”

2019-08-15 04:17:18来源:海外网
字号: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教育处论文比赛获奖论文报告会上,尹旭在做报告。

1个月后,尹旭将在莫斯科大学参加博士论文答辩。答辩通过,他的古代俄语研究之旅将又走过一站。

就他所学的专业,在俄罗斯攻读博士期间,有国内老师和尹旭交流过,问他“回国之后怎么办,谁会学这个呀”?

确实,在不少老师、同学眼中,古代俄语专业“不太好就业,实用性不强”。但在尹旭看来,古代俄语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值得投身其中。“就业不太容易是事实,但不能因为实用性不强就不学。古代俄语是俄语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需要有人去做。”

进入新的学术世界

据尹旭介绍,目前国内研究古代俄语的人才较少,不少该领域的学者年龄偏高。“在我本科和硕士就读的学校北京大学,左少兴老师是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已是89岁高龄。”尹旭说,“不只在国内,就是在俄罗斯,当地学生中选择古代俄语作为专门研究对象的博士生也不多,因为会考虑到未来的就业情况。”

但尹旭从对古代俄语感兴趣开始,就对自己的选择十分坚定。他还记得,在北大俄语系读硕士一年级时,机缘巧合,被安排将左少兴老师文章的手稿录入电脑。左老师送了他一本自己主编的《俄语古文读本》,希望他从初学者的角度提些建议。“看着看着,我发现很有意思,也开始对古代俄语有了兴趣。”

在明确了研究兴趣之后,尹旭开始为实现未来计划做准备。他经常浏览一个分享文献资料的论坛,还借此结识了莫斯科大学的一位年轻教师。正是这位老师为尹旭介绍了博士导师。“我的博士导师带外国学生很有经验,我是她所带的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尹旭说。

入读莫斯科大学后,无论是课程安排,还是师资水平,都给尹旭带来了很大冲击,为他在古代俄语领域的研究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通识课和专题课,让我的研究视野变得开阔,同时我也学到了古代俄语研究领域中很多之前不了解的知识,再沿着这些新知识的线索顺藤摸瓜,感觉自己进入一个新的学术世界。” 尹旭至今记得入学伊始的触动。

被同学评价为“不倦”

尹旭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题目是语法思想史,即16世纪末到17世纪初的语法思想发展。“我选了两部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进行分析,它们可以被看做是俄语语法词典的前身。通过研究,分析其和现代词典的相似性及相关性。但词典比较只是研究的一部分,重要的是分析古代词典里所蕴含的思想。”

在展开研究之前,尹旭需要将其中一部词典录入电脑,为之后的统计分析做准备。“我导师之前已经录入了一部,部头较大的这本需要我自己录入。符号非常多,只能用人工录入这种最基础的方法。”从入学当年的11月到次年10月,尹旭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录入工作中,最终的成果是长达近500页的Word文档。“随着对材料的熟悉,可以一边录入,一边分析。若遇到一些特殊的现象,就会标出来,这为论文写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尹旭说。

费时费力的录入工作比较枯燥,需要长时间面对电脑。“一旦开始录入,就连吃饭也是随便凑合,但看到成果有了进展会很开心。”尹旭说,“我在俄罗斯接触到的语言研究大多是从实例出发进行统计分析,在录入过程中,发现有趣的现象,我会感到兴奋,也有了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周围的同学看到尹旭做的录入工作,有的佩服,有的不能理解,在他们看来,“做类似研究的学生不多,实在太枯燥了,很难坚持。”尹旭的回应是基于“兴趣”。他还记得,入学第二年的1月,有10天时间,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前,都在做录入工作。“可能跟我性格有关,坐下就懒得动。同学对我有个评价——不倦,认为我对学习过于执著。”

填补语法思想史研究空白

录入完成后,尹旭开始进入论文写作阶段,连偶尔和同学聚餐放松也取消了。那段时间,做饭成了他的主要娱乐活动。凌晨入睡,早上八九时起床,这样的作息时间是他写论文期间的常态,几乎未改变过。同学跟他开玩笑说:“尹旭在莫斯科最远到过的地方是机场。”

去年9月,尹旭完成了论文写作。对他来说,用俄语写作是论文写作中最难的,因为需要用俄语进行思维,需要适应俄语写作习惯中的用词、语序和句际联系。

让尹旭更难忘的是,论文完成后,导师因身体原因入院手术。刚出院就开始改他的论文,天天打电话告诉他哪段需要改。“逐字逐句进行修改,前后改了1个多月。导师对学生的负责态度,让我很是感动,希望将来我也能像老师那样对学生认真负责。”尹旭说。

在论文写作过程中,2016年5月,在一个国际性学术会议上,尹旭就自己毕业论文的阶段性成果进行报告,反响很好。“我研究的这个题目,到目前为止,能看到的研究文献仅有两篇文章。”正如尹旭的老师评价他的毕业论文所说,“填补了语法思想史研究的空白。”尹旭介绍说,在学术界公认的表述中,俄语语法词典的最早版本出现在20世纪。他和老师通过分析研究,得出一个结论——俄语语法词典的原型,早在16世纪末就已出现。

有人曾问尹旭:“你从事的学术研究对社会发展有什么贡献?”

尹旭答:“从整个古代俄语研究来说,任何一部独立文献的研究都是有意义的,是补充,也是印证。”(记者 赵晓霞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8月15日   第 08 版)

责编:张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