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学家:美政府关税政策是一场幻想狂欢

2019-06-24 21:30:2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美国VOX新闻网发表美国预算与政策优先事务中心高级研究员、副总统前首席经济学家贾里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的文章,题为《美政府关税是一场幻想狂欢》。文章指出,就商品而言,寄希望于美国制造取代国外进口,是不现实的。在全球紧密联系的贸易体系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1561383066154060.jpg

资料图(图源:VOX)

海外网6月24日 美国VOX新闻网6月19日发表美国预算与政策优先事务中心高级研究员、副总统前首席经济学家贾里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的文章,题为《美政府关税是一场幻想狂欢》。文章指出,就商品而言,寄希望于美国制造取代国外进口,是不现实的。在全球紧密联系的贸易体系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摘编如下:

美国近期威胁对多国加征进口关税,证实了其贸易政策的不稳定性,混乱且鲁莽。

这一切的背后出于对本土制造替代国外进口的渴望。比如,通过不进口中国制造的手机或墨西哥制造的汽车零部件,将这些产品的生产线转移到美国,旨在增加美国国内生产、就业和产出。

早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拿回工作机会”就成为其公开宣传口号:“我将从中国、墨西哥、日本等地拿回属于我们的工作机会”。为实现这一目标,特朗普政府所采取的措施是加征关税,使美国公司进口成本增加,促使他们自己生产这些产品。

这个想法乍一听很合理:购买美国制造的产品而不是从其他国家进口,帮助美国人拥有更多的就业机会。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试图用这种贸易方式来取代深度成熟的全球供应链,成本太高且破坏性较大。全球经济发展已趋于紧密相连,不可能有一种直截了当的政策将其改变。如果能,就是对全球化产业链的最大误解。

或许在18世纪,这一贸易政策是可取的、有效的,但是在21世纪,美国制造替代国外进口既不容易实现,也不明智。诸多例子可以说明以替代进口为基础的贸易政策不切实际。比如,当美政府对进口铝征收10%关税时,全球知名铝生产商美国铝业(Alcoa)要求被豁免。

既然加征关税的目的是保护美国铝业和钢材生产商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为什么该公司会提出豁免?这是因为美国铝业的生产过程与加拿大紧密结合,既从加拿大进口成品,也进口产业链中间产品。

《华盛顿邮报》日前也报道了一个类似案例,以在美国本土制造著称的运动品牌新百伦(New Balance)向白宫抱怨,下一轮对华加征关税可能对该公司产生负面影响。的确,新百伦在美国完成最终产品,但其原材料来自中国。这就是为什么新百伦副总裁致信白宫:新的关税不仅会转化为更高成本,而且会损害我们保持生产水平和继续投资国内工厂的能力。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同样表示,多家美国生产商联名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致信,称中国制造无法替代。美国婴儿用品制造商、烟花生产商、工艺品生产商请求政府放弃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计划。

也许有人会说,美国制造替代国外进口在短期内可能是不现实的,但如果咬紧牙关坚持到底,美国生产商最终会做出回应。但有两点可以质疑上述观点。首先,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飘忽不定,目前很少有企业愿意增加对本土投资。如果特朗普未能赢得2020年大选,那么美国贸易政策毫无疑问会再度改变。

其次,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全球化意味着美国进口商将继续寻求新的进口源。换言之,美国可能会对从中国进口的某些产品加征关税,但这不会阻止一家美国公司从越南购买产品。

这就是一场“皮洛士式胜利”,以惨重的代价而取得的得不偿失的惨胜。毫无疑问,破坏和试图取代现有全球供应链弊大于利。一方面,我们或许能拿回一些工作机会,比如组装消费电子产品这样低附加值的工作。但另一方面,某些消费成本会随着攀升。这不是一项可持续的贸易战略。

美国制造替代国外进口的本质是向后看的,这是“让我们收回失去的东西”,而不是“让我们在有比较优势的地方取胜”。相比拿回组装消费电子产品的工作机会,我们更希望在高附加值的投资中占据优势,比如电池存储、绿色交通和智能电网等领域。

包括中国在内的有远见的国家正在这样做,其贸易政策绝不是以保护主义和全面关税为导向的,而是旨在发掘全球需求的新来源以及建立满足这些需求的生产平台。但美国政府却选择背道而驰。(海外网 张琪)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罗伊晴、张敏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