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式愤怒"是对逝去霸权的哀号,时代变了!

2019-05-27 15:23:57来源:参考消息网
字号:

VCG31N1071850618.jpg

特朗普(资料图 视觉中国)

参考消息网5月27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9日发表该报首席政治评论员、编委会主任菲利普·斯蒂芬斯的文章称,美国的单极时刻已经匆匆过去,特朗普愤怒的单边主义是对逝去霸权的痛苦哀号。

用单边主义彰显意愿

文章称,对一个霸权大国来说,最困难的事情便是目睹自己统治地位的式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愤怒的单边主义被认为是力量的证明。而用另一种方式审视总统火药味十足的推特风暴,则似乎看到的是对一段成为神话的历史的痛苦哀号。

文章称,当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阶段准备与温斯顿·丘吉尔见面时,这位美国总统从他的国务卿斯特蒂纽斯那里得到了某种关于如何对付英国首相的告诫,即丘吉尔将难以接受战后的国际新秩序。在充当了这么长时间的领袖之后,英国还不习惯于一个次要角色。

斯特蒂纽斯是对的。那场战争让英国破了产,美国则欣欣向荣。和平标志了西方领导权向美国的正式转移。华盛顿的盟友发现,这种心理调整漫长而又痛苦。在英国政客们的想象中,英国仍与美国和苏联并列为“三巨头”。如今在英国主要脱欧派人士的“全球化英国”的幻想中,仍然存在这种痛苦哀号的余音。

文章称,现在轮到美国了。特朗普对外政策的粗野意在传达美国可以为所欲为。次要国家可能觉得有必要服从一整套的国际规则。但美国可以遗世独立,置身于自己在二战后建立的多边纠缠和代价高昂的联盟之外。

坚持怀旧式民族主义

文章称,与英国的类比肯定远远谈不上贴切。美国在经济、技术和军事方面仍是最卓越的全球大国。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美元提供运用经济胁迫手段的独特能力。尽管如此,美国的单极时刻已经匆匆过去。就在不久前,这个超级强国还曾想象有一个不费力气就能维持支配地位的未来。现在随着美国地位的衰落,没有那么多的国家宣誓绝对效忠。

文章称,华盛顿尚未作出心理上的改变。特朗普的应对不无粗浅的逻辑。在战后的几十年里,美国的国家利益与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呈现了异乎寻常的一致。通过设计和建立自由主义全球秩序的制度,美国促进了自身的繁荣和安全。当美国支持欧洲、东亚和中东的和平时,它这样做对自己也有利。

文章认为,这是一个让特朗普念念不忘的时代。总统的思维停留在这样一个世界里:经济实力实际上是用汽车销量来衡量的,贸易的意义基本上就是关税,对德黑兰的反制就是让中央情报局组织一场政变。这种心态在两位欧洲学者的《盎格鲁怀旧》一书中得到了出色的描绘。先拿出一种对于过去历史的理想化观点,再搅拌进对于各地民粹主义者青睐有加的偏执,你便会得到那种成为特朗普对外政策的怀旧的民族主义。

外交政策损害同盟关系

文章称,贝拉克·奥巴马很早就明白了这些全球权力转移对美国利益的重要意义,他得出了正确的结论。尽管美国不能再采取单边行动,但通过利用其联盟,美国的利益得到了最好的照顾。倘若全球规则需要改变,那么美国将动用其召集权来塑造新秩序。可惜奥巴马费尽心机,却被抨击为犹豫不决和软弱。

而特朗普的答案是,如果这个体系不再有利于美国,那么他将打破它。问题是这样做行不通。

文章称,由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多边贸易协定,美国已经成了输家。墨西哥尚未拿出一美元为修建其与美国边境上的隔离墙买单。伊朗或许正在感受美国制裁带来的痛苦,但德黑兰的强硬派有可能成为主要的受益者。这份清单还将继续。

文章称,在盟国当中——无论是日本、韩国还是北约欧洲伙伴国,美国都已失去了信任。所有这些国家政策的共同特点是,它们把希望寄托于只是“等待”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结束。这很可能是一个错误。在对旧的秩序大感失望方面,特朗普在美国人中并非孤家寡人。但是,总统呼喊的声音越大,世界上其他国家就越是不愿意聆听。

原标题:《英媒:“特式愤怒”是对逝去霸权的哀号

责编:赵宽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