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七舰队现美海军史上最严重腐败案 两上将落马

2017-11-27 16:45:45来源:参考消息网
字号:

  在美国海军力图振兴军威的2017年,作为美海军唯一一支前沿部署的第7舰队却可谓时乖命蹇。不仅触礁、撞船等低级且后果严重的海上舰艇事故频繁,自2013年就露出端倪的舰队腐败窝案近期也在进一步发酵。

  在这起被美国《华盛顿邮报》称为美国海军历史上“最严重”的贿赂和骗取军费案中,迄今美国司法部已提出针对28人的刑事指控,包括2名海军上将。而目前已经明确的涉案人员也数量众多且涉及广泛——既包括海军现任和前任高级将领、作战部队的一线官兵,也包括服务于美国海军的防务承包商,甚至还有海军犯罪调查局的执法人员牵涉其中。

  同时,根据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多位曾担任重要职务的美国海军上将也正接受调查。那么,这起“集体塌方式”的腐败窝案由何而起,案情如何,又反映出美国海军存在哪些问题呢?

  第7舰队腐败窝案的起源,是一位名叫伦纳德·弗朗西斯的马来西亚籍商人,以及他属下的格伦亚洲海洋防务公司。伦纳德·弗朗西斯,在美军中绰号“胖子伦纳德”,堪称驻亚太美国海军高层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此公因身材高大肥胖得到“胖子”的绰号,并因为与美国海军高级将领以及第七舰队的“密切”关系,还有他好客且“神通广大”的特长而闻名。

  绰号为“胖子伦纳德”的伦纳德·弗朗西斯

  那么,这家伙是如何与美国海军搭上关系,并且向海军高层渗透、编织一张庞大的腐败网络呢?这一切的开始是在2009年。当时,伦纳德·弗朗西斯旗下开设在新加坡的格伦亚洲海洋防务公司,通过美国海军竞标,顺利地与军方签下了名为“二号地区合同”的庞大防务承包合同。

  根据该合同,伦纳德·弗朗西斯的公司成为美海军在亚太地区唯一的物资补给供应商。这笔合同不仅具有独占和垄断性,也涉及巨额金额。由于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驻军广泛,且要维持较高的生活水准与物质保障水平,因此后勤供应一向靡费巨大。而弗朗西斯的公司在垄断该地区供应合同后,自2010年起每年都可入账数亿美元,业务范围则遍及美国海军驻泊和停靠的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斯里兰卡等国港口。

  一艘船只正驶进马来西亚的巴生港,弗朗西斯在这里拥有一座海军使用的码头。(《纽约时报》网站)

  一般来说,在程序正规的商务招标中,想通过正当手段获得如此数额巨大且条件丰厚的防务承包合同,难度是很大的。而弗朗西斯通过各种“不正当”的手段,居然顺利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他首先通过向负责招标的美国海军后勤军官以及作战部队的高级将领行贿,“搞到”其他竞标公司的出价。随后,他再报出一个远低于竞争对手的价格,进而顺利中标。之后,弗朗西斯则与美国海军一线官兵勾结,利用财务制度漏洞虚报开支,以此弥补交易损失,并骗取美国海军经费。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此前的报道称,弗朗西斯利用这种手段在第7舰队的招标中屡试不爽。而据弗朗西斯被捕后供述,他利用行贿手段获得承包合同的行为已持续了10余年之久。

  弗朗西斯经常晒与各级别的美军高官合影。

  但好景不长,2013年9月,美国联邦调查局以行贿和欺诈美军经费的罪名逮捕弗朗西斯。经过长时间审讯,弗朗西斯承认他以现金贿赂、性交易和提供奢侈品及休假等方式,向数百名美国海军各级官兵行贿,金额高达数千万美元。

  “胖子伦纳德”的松口,让涉案的众多美海军官兵“浮出水面”。

  据美国《防务新闻》和《海军时报》报道称,迄今为止,已有超过440名美海军现役和退役官兵因此案接受调查。其中包括60多名海军高级将领。这其中,有超过190人目前仍在接受调查。而已调查完毕的230余人中,只有10名美海军军官被认定丝毫不涉及该案。另有40名海军官兵被认为犯下过失,已受到了行政处罚。目前被起诉的10名官兵中,包括长期与弗朗西斯纠缠不清的前第7舰队高级指挥官迈克尔·米西维兹,以及在海军犯罪调查局的调查中涉嫌“通风报信”的探员约翰·贝利沃。

  资料图片:前第7舰队高级指挥官迈克尔·米西维兹

  此外,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前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以及前任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校长迈克尔·米勒中将都可能与弗朗西斯存在私人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距离案发已经过去4年多的时间,但该案还在不断发酵。目前我们很难判断,这起腐败窝案中,究竟有多少美海军官兵卷入其中,又有多少执掌美海军关键岗位的“大人物”会被牵涉在内。甚至有美国海军退役军官断言,弗朗西斯对美国海军的渗透和破坏,比当年大名鼎鼎的苏联克格勃都厉害。

  素来以部队正规化和管理严格著称的美国海军,为何会接连出现重大的舰艇责任事故,以及如此严重的群发性腐败窝案呢?笔者综合了目前搜集的材料,认为有如下几点原因。

  弗朗西斯(中)与美军高官合影。

  首先,尽管美国海军的管理制度比较完善,但近年来其在管理工作中出现松懈和失职也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因技术不佳和疏忽大意而撞船的一线官兵,还是在招标中肆意贪腐、漏洞百出的高级将领,都反映出美海军目前在制度建设,规范管理和人员任用上存在过失。主管官员的业务水平和道德水准缺失,同时自下而上也缺乏对职务犯罪和渎职的有效监督管理。长期的管理松懈和用人不当,是这起腐败窝案发生的直接原因。

  其次,美军各军种的后勤补给和物资供应,在较大程度上依赖于军队与防务承包商的商业合作。

  弗朗西斯(右)在加利福尼亚联邦法院庭审现场的素描

  尽管这一模式有利于提高军费使用效能,并可有效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但其也带来了巨大的黑幕交易与腐败风险。由于美军决策管理体制对外封闭,因此,能够作为防务承包商延揽合同的商人,通常都是与军方,特别军队高级将领比较熟悉的“自己人”。同时,美国五角大楼和政府监察部门对于军队的各项商务合同及财务支出也缺乏有效监督途径。尽管在2018年美国的国防预算法案中,国会特别强调要加强对军队合同的监督审查,但长期运作形成的利益关系,是很难在短期内被打破的。

  最后,美国海军大量部队常驻海外,也进一步加剧了对其进行监管的困难程度。

  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LCS-7“底特律”号侧身下水过程。

  美国媒体对第7舰队腐败的报道就曾指出,腐败中屡屡出现的内幕交易和虚报经费长期未被发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缺乏在海外对驻军的有效监督手段。同时,常驻海外、远离国内市场的美海军部队,其对提供补给的防务承包商的需求和依赖性更大。因此,全球部署的海军兵力存在方式,或许也为第7舰队在美国海军各部队中表现如此“突出”,做了一个关键的脚注。

责编:侯兴川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