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万达、复星股票惊魂背后:金融监管再升级

2017-06-28 00:12:33来源:海外网
字号:

  1.png

   本栏目由侠客岛与《中国经济周刊》联合出品

  6月22日,万达旗下多只股票、债券闪崩,复星医药一度接近跌停,海航集团旗下的多只股票则惊魂不定。危机的导火索,竟然只是一则关于银监会摸底个别企业海外投资风险的传言。

  当天接近收盘时,复星医药盘面出现巨额买单。当晚,万达和复星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经营正常。

  23日7:30,万达召开紧急会议,宣布拿出不超过10亿元资金增持上市公司股票;同时万达微信公号发文,称谣言和抹黑言论造成万达电影市值减少60多亿元,对万达集团声誉造成负面影响,要起诉恶意造谣的微博大号与自媒体。

  究竟是怎么回事?侠客岛的合作伙伴《中国经济周刊》最新一期将推出关于此事的深度报道。我们对文章进行了压缩编辑,推荐给大家。

2.jpg

  求证

  事件当天,《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向数位银行人士证实,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万达集团、复星集团、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风险分析,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

  被点名的5家企业,除了浙江罗森内里,其他4家企业无一不是国内声名显赫的巨头。至2016年底,这四家企业合计总资产超过3万亿元。数据供应商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三年内,这些公司总计进行了约600亿美元的海外并购。

  2015年至今,海航集团对外并购金额达到400亿美元;王健林2016年2月份在牛津大学演讲时称,过去三年多时间,万达在全球十多个国家投资,投资额超过150亿美元,其中在美国就投了100亿美元。安邦集团主要购买海外金融与地产资产,截至2016年年底,安邦人寿海外资产达9000多亿元。

  相较之下社会名气没那么大的浙江罗森内里公司,在足球迷的圈子里则是赫赫有名——之前,这家公司花费7.4亿欧元,收购了意大利AC米兰足球俱乐部超过99%的股份。这家欧洲足球豪门,此前的拥有者是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此外,浙江罗森内里的实际控制人李勇鸿,也因操盘多伦股份、制造泰国克拉运河项目传言而备受关注。

  如果把目光放到整个中国企业,根据胡润研究院的数据,2016年,海外并购多达438笔,总额在2158亿美元,两个数据分别增长21%、148%。其中,民营企业的交易量较上年增加了3倍,金额也超过国企。

3.png

  在中国企业并购狂飙突进的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已急速减少一万亿美元。伴随海外并购而来的资本外流,已经不仅是一两家企业的风险,而是在向系统性风险逼近。

  去年12月,发改委、商务部、央行、外汇局就曾联合发布声明,称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也就是说,伴随巨头“危机”的,是2016年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海外投资“非理性倾向”的高度关切。

  影视

  监管部门为何如此警惕和重视中企在海外买买买的行为?

  这是因为,在中企海外并购中,不少规模数十亿美元收购的项目,不仅给出了高溢价,还要承担巨额亏损与债务。其中非理性投资的潜在风险之大,及其真实性、合规性,都存在疑问。

  在A股市场,2016年以来,“忽悠式重组”一直是重点打击对象。尤其是影视娱乐业的并购,更因其超高的溢价率而备受争议。2016年,长城影视收购的两家影视公司中,首映时代溢价超过3000%,德纳影业接近1000%。2016年,唐德影视计划出资不超过7.54亿元,收购范冰冰的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51%的股权,这意味着仅仅成立半年的爱美神公司估值就达到15亿元。此后,该交易搁浅。

  而在全球,2012到2016年,万达先后斥资31亿美元、22.46亿元、9.21亿英镑在美国、澳洲、欧洲并购院线,同时35亿美元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尽管该公司近年连续亏损),形成全产业链。而国内的一些跟风者,则“跨界”色彩更浓。

  比如安徽铜矿企业鑫科材料(600255.SH),去年11月,就曾计划以约23.88亿元现金方式收购电影《拆弹部队》制作公司Midnight Investments L.P.80%出资权益,溢价高达627.89%。由于恰逢海外并购投资政策收紧,鑫科材料一个多月后就放弃了此次并购。

  如此激进的收购,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今年3月曾批评道:“我们在日常的监管中也发现了一些非理性和异常的投资行为。比如说,可能是一个钢铁厂买海外的影视公司,在中国一个开餐馆的在海外收购了一个网游公司。”

4.png

  足球

  在国外买足球俱乐部也蔚然成风,此前岛上已有解读(【解局】玩球的资本大佬,这是来自高层的警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两年内,中资收购控股的海外足球俱乐部就达到12家,入股的足球俱乐部超过20家。此次被银监会点名的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则完成了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去年8月,中欧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宣布出资7.4亿欧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5亿元)收购AC米兰足球俱乐部99.93%的股份。

  工商资料显示,中欧体育2016年6月注册成立,其实际控制人李勇鸿曾于2011年控盘上市公司多伦股份,后转手给鲜言,因违规而收到证监会60万元罚单。鲜言今年则因操纵匹凸匹(原多伦股份)被处以34.7亿元的天价罚款

  此后,该收购案一波三折,有国资股份的中欧体育产业投资基金退出,李勇鸿以罗森内里投资公司(注册地:卢森堡)的名义最终于今年4月完成该笔交易。

  不过,这两年中企在海外的足球并购,大部分的接盘俱乐部往往身陷亏损之中。苏宁2016年出资2.7亿欧元控股的国际米兰,此前已连续5年亏损,总亏损额2.705亿欧元;李勇鸿买下的AC米兰则连续亏损10年,仅2016财政年度就亏损超过7000万欧元。

  海外收购球队的始作俑者王健林,对此却并不完全看好:“这(收购欧洲俱乐部)可以带给你影响力,但是却挣不到钱。每年你都会不断烧钱,这是肯定的。欧洲俱乐部非常吸引眼球,引人关注,但是很难赚到钱。”

  监管层对此也有不满。今年两会前夕,时任商务部长高虎城就表示,对外“盲目投资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存在着较大的风险隐患”,“有关部门果断采取措施,积极进行引导”;3月10日,周小川谈到对外投资时说,“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如果有一些过热情绪,有一些跟风,也有一些动机不良的,对这种现象进行一定管理也是正常的”。

5.png

  买楼

  在全球酒店与地产并购市场,中资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海外买楼一族。

  3月17日,海航集团宣布完成对希尔顿、Park Hotels &Resorts(“Park”)和Hilton Grand Vacations(“HGV”)三家公司的战略投资,将分别持有这三家上市公司25%的股权,耗资65亿美元。此前,海航集团还先后收购美国卡尔森酒店集团、NH酒店集团、美国红狮酒店集团。

  安邦也不遑多让。2014年10月6日,安邦保险集团宣布以19.5亿美元(约合120亿元人民币)收购希尔顿集团旗下的美国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大楼。之后,2016年3月,安邦保险先后三次出价128亿美元、132亿美元、141亿美元竞购喜达屋。然而,仅数天后,安邦保险宣布退出。这让安邦成为全球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

  不少中国企业也偏好海外酒店与地产。全球房地产集团仲量联行(JLL)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买家对境外住宅、酒店、商业以及工业房地产的投资总额达到33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53%。

  这还不包括中国买家的私人境外购房。根据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R)的数据,20154月至20163月,中国(含香港台湾)买家占外国人购买美国房屋总数的27%,购房总金额达到270亿美元,位居国际买家首位

6.jpg

7.jpg

  风险

  海外并购凶猛,风险也随之而来。汤森路透的数据称,2016年,中国企业达成的海外收购交易总额达2204亿美元。天量资金从何而来?

  4月底,媒体报道称,安邦现金缺口巨大,其海外收购可能从民生银行获得了千亿元级别的贷款。安邦集团官网回应,安邦保险在民生银行没有一分钱的贷款,根本不存在向民生银行”贷款千亿“的问题。在6月14日安邦发出“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公告的同时,有消息称,中国保监会已正式派出工作组入驻安邦集团,并将重点调查其增资、保费收入以及海外投资等事项。

  这些企业通过何种手法海外并购呢?

  海航的高杠杆率操作具有代表性。比如去年12月,海航旗下的上市公司天海投资(600751.SH)斥资60亿美元收购英迈国际,就是采用了此次银监会重点摸底的“内保外贷”。

  通俗来讲,“内保外贷”就是由境内的主体为境外的借款人做担保,一旦境外的借款人无法偿还国外的债务,那么境内的担保人就要履行担保义务,将资金汇出境外用于向海外的贷款人偿还这笔境外债务。

  2015年,海航系另一家上市公司渤海金控25.55亿美元收购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的交易中,“内保外贷”方式撬动的杠杆接近10倍。

  关于规模高达400亿美元的海外并购资金来源,海航集团品牌部称:海航的资金来源,既有一二级市场融资,也有企业自有资金。海航集团获得银行综合授信超过6100亿元。与此同时,海航集团称,海航在逐年加大与海外资本市场的对接力度。

  “去年底,内保外贷就已经基本停掉不做了,国内的钱很难出去。”农行一位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今年4月,外管局发布政策问答,明确企业不得通过内保外贷或者跨境直贷等形式绕道ODI(对外直接投资)。

8.jpg

  外流

  海外并购爆发式增长,外汇储备却急速下跌,至2016年底,跌破3万亿美元。

  海外并购当然大量消耗外汇,而且需要持续使用外汇。拿足球俱乐部来说,不仅收购时要拿出大笔外汇,收购以后,单单足球明星们动辄数千万元乃至超亿元的转会费就会让外汇流出。

  安邦似乎是个例外。吴小晖强调,安邦的海外投资全部是用自己在国际上融资的钱,没有用一分钱外汇。

  国内资本借道并购转移至海外的情况,已经成为监管重心之一。潘功胜直言,有一些(企业)“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不过,目前并无法律法规明确划定“对外投资”与“转移资产”之间的界线。

  2015年在哈佛大学演讲时,王健林说,万达的钱既不是偷的抢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赚出来的,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同时,王健林坦言,海外投资的结果确确实实就是“资产转移”或者说是资产在海外的新增,资产转移或者在海外投资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合法和不合法之分。

  事实则是,不论是海外投资或是转移资产,特别是高杠杆的贷款并购,造成的结果就是我国外汇储备流失,某些项目的非理性投资乃至非法转移资产,更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2016年11月底,外汇管理局出台新规,要求规模超过500万美元的任何交易都需批准,此前,这一门槛是5000万美元。今年以来,涉及土地、酒店、影视制作和娱乐资产的跨境交易几乎全线叫停。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5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在全球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345.9亿美元,同比下降53%;其中5月当月对外直接投资82.2亿美元,同比下降38.8%。

  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全面收缩,中国依然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走出去”——前提是,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

9.jpg

  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

  编辑/侠客岛 公子无忌


  10.png

责编:刘强、总编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