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母亲最后的模样?北川姑娘网络寻人信获温暖回应

2017-05-13 07:51:00来源:央广网
字号:
摘要: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当汶川5·12特大地震发生时,张丹玥的母亲、北川中学老师彭建正在给高二(5)班上政治课,四天后她的遗体才被家人找到。

央广网南充5月13日消息(记者周益帆)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当汶川5·12特大地震发生时,张丹玥的母亲、北川中学老师彭建正在给高二(5)班上政治课,四天后她的遗体才被家人找到。而当时读小学六年级的张丹玥也受了伤,直接被送到绵阳,从此她再也没见过妈妈。

汶川地震九周年前夕,张丹玥通过网络发出了寻找母亲生前所教学生的长信,希望有人告诉她母亲最后的模样。这封让人泪水潸然的寻人信,在昨天有了温暖的回应:彭建老师的学生代国宏12日下午与张丹玥在南充相见。

9年光阴,当年十一岁的小学生张丹玥变成了师范大三学生,她终于敢在这封长信中说出心中积压多年的遗憾——“她叫彭建,是北川中学高中部的政治老师兼班主任,地震发生时正在高二(5)班上政治课。如果有当时在她班上上课的学生看到这条消息可以联系我吗?我想知道当时她是什么情况。”张丹玥说:“早上我去上学她去上班,就像一个人说的最怕的是不告而别,很多人你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跟她说上就没有了。”

微博及微信账号“逝者如斯夫dead”在汶川地震九周年前夕,也就是5月11日晚间推送丹玥的长文,希望帮助她找到亲历者。四万多次的转发之后,实名认证为“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冠军”的代国宏留言说,他是当时班上的学生,“早晨五点多我已经看到,但是我是在微信里看到的,我发微信給‘逝者如斯夫’他没有回我,我就把这个信息分享到所有的朋友圈、微信群,等了很久都没有消息,我差点感觉是炒作。后来一个老师提醒我去微博看看,我看到了就先评论出去:‘我是高二(五)班学生,我是代国宏,我希望能够联系到她。’发出去之后我就翻微博评论,发现有人在@一个叫小猫什么的微博。”

代国宏看了对方的微博,觉得有很多巧合,“给她留了言,问了她很多问题,我说我是老师的学生,你在哪儿?地址能够发给我一个吗?联系方式能发给我一个吗?等到八点过后她回复我说她在南充。所以那时候我就决定我要马上见到她,我要把我知道的、她想知道的告诉她。”

从成都到南充200多公里,代国宏中午出发,下午在张丹玥如今就读的西华师范大学的教室里见到了她。张丹玥想“从事跟妈妈一样的职业,读她读过的书,走她走过的路。”昨天代国宏见到她时,她正在试讲。代国宏没有想到她跟老师那么像,“首先是她的眼神,然后是讲课的方式,比如拿粉笔的姿势、还有站在讲台上的姿势都特别神似。今天特别幸运,来的时候恰好他们学校的老师安排她有一堂试教课,老师要评分,我们去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所以就听了她一堂课。那个心情难以言表。”

两个人说起各自的经历。地震中失去双腿的代国宏,如今不仅是打破过残运会百米蛙泳全国记录的游泳运动员,还参加了许多公益活动。代国宏回忆说:“在废墟下面同桌跟我说的两句话还有我对他的承诺我出来之后一定要把它做到。第一句话他跟我说,你出去以后一定要告诉我爸爸妈妈我特别想他们;第二句他说代国宏你完成你的梦想之后去帮我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在医院的那段时间特别艰难和困苦但坚持下来了,虽然游泳很苦很累,但我觉得我还能活着是件特别幸运的事。”

张丹玥问起代国宏她想知道的事情,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张丹玥:她最后什么样子?

代国宏:她当时那一下就没有,因为我们是被埋在下面的,后面慢慢慢慢才救出来,醒过来之后,就已经躺在医院。

在寻人信中,张丹玥说,“我总是避免自己想起她,因为我怕自己痛哭流涕,怕自己破坏了精心制造的乐观开朗的面具,每一次因思念留下的泪水,都告诉我没有她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昨天,张丹玥终于可以很用力的回想,“她人很好而且她很爱她的学生,她特别严格但她希望所有的学生都很好,他们文理分班的时候,她买了很多本子上面写上名字送给谁谁谁,分班她很舍不得同学,就去广播台点歌送给学生,学生去食堂的路上听到彭老师给我们点歌,就坐在花坛,边听边吃。今天一个跟我联系上的学生说她当时依旧选的文科,因为我妈妈是文科班主任,我妈妈就每人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代国宏专门从成都带了一张请帖給张丹玥,邀请丹玥参加自己下个月的婚礼,那是两个人笑出声音的几分钟:

分别之后的晚上六点,张丹玥在微博里说,如她所愿,妈妈走得一点也不痛苦,也找到了很多知道外公的人以及失去联系的亲戚朋友,谢谢大家。几天前,她改编了南唐词人冯延巳的《长命女.春日宴》,说读给外公外婆和妈妈听: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你们安好,

二愿我们身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责编:海闻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